“末日”卷首语——战拖:从治愈到玩乐

双十二晚上,我玩了一个心理桌游。主持人是位心理咨询师,她给每个参与者随机发一张牌(特制的牌,每张图案不同)。大家把自己的牌摊在桌面,第一个人根据自己的牌用几句话讲一段故事,下面的人依次根据自己的牌把故事接龙下去。我的牌是一片金色的沙漠,深蓝的夜空挂着金黄的圆月。当然,牌面图案其实比较抽象,每个人看到的可能并不一样。

前面的故事情节大致是一个小王子继承王位、与外敌交战。轮到我时,我说小王子去沙[……]

阅读全文 »

六月卷首语——为革命保重身体

一位前同事出了车祸,在医院昏迷了一个星期,仍未脱离危险期。事情是之前就听人提过了,只是新工作业务很多,并未特意当成是件要关心的事情。今晚偶然听另一位前同事提起,才知道是个以前认识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之一。这位同事长我几岁,稍胖,说话声音很轻,业务上我并不了解,因为实在没有接触过。后来前单位组织了一次国际性会议,我们被分在资料组负责搬运和发放山一样高的资料、论文,聊过几句。感觉此人谈吐很朴实,与我为同[……]

阅读全文 »

六月不靠谱“主编”语——就知道吃

有一点,这一篇姑且叫做东西的东东,如果看官您是:一、吃货,纯的;或二、打酱油,纯的,那都可以继续看下去。

还一点,这一篇姑且叫做东西的东东,大概算不得是“主编”语。

不废话了。

 

这两天不知为何,思乡或者说思乡里小吃的吃货的心又悸动了,所以打算硬扯出一篇还能跟拖延啊、成长啊挂上边的东西,真是难为我这个吃货的脑子了。

虽然现在不明所以的在帝都开始工作了,[……]

阅读全文 »

六月不靠谱“主编”语——六一

本来这一篇是应该在六一之前完成的,考虑到是战拖群博,所以我很光明正大的拖到今天,在类似屁滚尿流的状态中赶工出来了……

六一,我对这一天的记忆还停留在学校的半天假期,以及一盒彩色铅笔。大抵人们对童年记忆,到头来总会留下无忧无虑的时光和五彩斑斓的颜色吧。自认加确认为一名“拖延症”者之后,我不禁要想,拖延者的童年,是否有些相似?

有“拖[……]

阅读全文 »

五月不靠谱“主编”语——辛劳

不知道关注战拖会的同学,有没有篮球迷,不是伪的。即使没有,看官应该也知道查尔斯·巴克利爵士这号人物吧?没印象?当年打赌姚明得不过19分,结果输了去惊世骇俗地亲一把驴腚的那位?有印象了吧。小小地为亲驴腚的他老人家平反一下,此人身高198打大前锋,参考201的科比(这个应该认识了吧?)打后卫,看官可以想象一下“飞天神猪”这个称号是怎么来的。爵士大人有一个小小的传奇[……]

阅读全文 »

四月不靠谱“主编”语——吃辣好刺激啊

作为一个爱吃辣的人,目前所停留的城市里各种火锅、川菜、湘菜、贵州菜、云南菜、西北菜如雨后春笋般的冒了出来,让我着实爽了一把。快速地辗转于各色火辣美食之中,除了满足了我各种口舌之欲以外,还有个吃次火锅就得拉肚子的肠胃。

据我亲身经历,吃辣也不是生来就会,这更像个过程。当然,有人能点最辣的螺蛳粉,还能把汤都喝了的,我相信那是天赋异禀。小时候我和表弟在山东老家消夏,后院有几株野生辣椒,我们不知天高地厚[……]

阅读全文 »

四月卷首——New Start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起大学时期常听的一首歌,Bryan Adams的一首“Here I am”,想到前段时间的纠结和现在的生活,不由感叹恍如隔世。

Here I am – it's just me and you

And tonight we make our dreams come true

It's a new wo[……]

阅读全文 »

动词、名词、形容词(二月卷首语)

拖延于我们拖延者到底是什么。之前认识的很多拖友以及后续加入的团体让我明白,这是个千人千面的事。但,大都离不开一个名词,前面加上无数形容词和修饰语。比如:长长的链条,负重的倔驴,背后的眼睛,小鬼……

拖延者是会常常自省的,抱怨也好,鞭打(呃,鞭策)自己也罢,我们总是会纠结于拖延行为。我们越来越专注并且擅长为拖延堆砌各种形容词和修饰语,但恐怕很多同学、老师都不能发现直接、[……]

阅读全文 »

匆匆,即将过去的虎年

昨天看了电影《非诚勿扰2》,虽然因为改不掉看到剧情下意识要评论的毛病而总被身边某人又打又掐,但我觉得这电影还是可以的。老爷子胡德夫的《匆匆》响起时,还真是有感觉。

 

初看春花红,转眼已成冬,匆匆,匆匆,一年容易又到头,韶光逝去无影踪。 

人生本有尽,宇宙永无穷,匆匆,匆匆,种树为後人乘凉,要学我们老祖宗。 

人生啊,就像一条路,一会儿西,一会儿东,[……]

阅读全文 »

拖延者的11年开篇卷首语——新年愿望:守望

身为资深拖拉机,我已经成功地将清风布置的新年开篇卷首语生生拖入了中旬。磨磨蹭蹭地开始也交不上个让自己满意的东西,想必有人和我有类似经历吧,握个爪吧。

题为11年的卷首语,我自然要简单罗嗦一下过去的一年,尤其是下半年的几个月。

我出于戒网目的而入了贼船,参加读书会认识了一帮有想法、有追求、有迷茫困惑但不放弃的朋友。其间我经历了很多事情,一度对留在帝都的选择意兴阑珊、打算放弃,后在清风同学的不断话[……]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