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李原的ADHD确诊记

为现实建一间房子之一:ADHD确诊记

当在微博上写下“ADHD确诊”的时候,清风同学说跟我约了篇稿,就叫“ADHD确诊记”。

这确实应该是个被纪念的日子,白天还在跟好友说:我居然被这个该死毛病折磨了二十几年而不自知。不幸中万幸的是,我现在知道它了,它就在那里,在我过去的每分钟里,在我身体里,思想里,行为上。并且,我也知道,我们将此生为伴。此生,我[……]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