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爷爷已驾鹤,世上再无救世主(十二月语)

一年有十二个月真好,就有十二次机会给自己一个理由抛弃上一个月工作中忙乱、生活里邋遢、精神上涣散、感情上情伤不断的自己,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一年十二个月有时也很糟糕,对于爱拖延的人来说尤其糟糕。往往是站在月首不得不和之前的自己坦然相见,审计盘点时,才发现上个月或者上上个月欠的租子已然以“我要陪你到地老天荒”之势黏黏哒哒的尾随而来。那一刻,不仅没有新生之意,倒有自刎之心。

[……]

阅读全文 »

致我生命中的债主(十一月开栏语)

这些年,梦里经常出现的主角是我的债主们。他们或青面獠牙,或面含桃花,或言辞狠毒,或温情脉脉,主题却只有一个:催我交活儿!他们催着我交期中论文,交开题报告,交翻译,交辩论陈辞,交证据材料,交专栏稿……白天,我像没头苍蝇一样在这些任务间横冲直撞,好不容易平复下焦躁进入梦乡,债主又闯入梦中,让我在梦里也不得好活,夜半惊醒,一片黑暗中兀自颓坐,就汗涔涔的开始扳着指头数已经超过d[……]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