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拖延症对抗三年多,很有成效(一)

小编按:本文作者“舒明月”是战拖会资深成员,2011年开始战拖,一年就改头换面,两年在学业上迈一大步,三年后辞职从事自由写作。目前在豆瓣阅读上风生水起地开设了专栏:《犀读:好文笔是读出来的》,在最热门专栏里排名第二,从第三篇文章起每篇都上最热门文章榜。欢迎广大战友前去捧场订阅!

昨天在健身房里挥汗如雨,不走运空调开得低,严重冻着了,于是乎一早醒了就头疼,直到现在。

身体不适的时候难免对自己纵容些,于是今天没有翻译,没有写作……一切列为正事的事都没有做。躺在床上读完了易卜生的《玩偶之家》,读完了年初老师给我寄的他的随笔集,然后也终于有点时间开这个最近一直想开的连载帖。

之所以最近萌生了这个念头,是因为年前我辞了职,开始尝试做自由职业者。但最初的两个月有点状态不稳,订的计划完不成,每天都欠账,弄得我都有点疑疑惑惑,是不是这个决定过于草率了。因为以前有人问我战拖经验时,我就强调过,拖延者要对自己的时间管理能力自控能力有个清醒的认识,某一类需要很强的自制和很好时间管理的能力的事情,比如读博士,比如做自由职业者,最好轻易不要沾惹,做决定前要慎之又慎。我觉得又高估自己了,高估我的战拖成果了。

后来,有一天在心急火燎地赶翻译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眼前窘境的根源。很多战拖颇有成效的朋友一直一直说的一句话,一直一直表达的一个意思是,“战拖是需要持续一生的事业”。而我呢,对这句话只有知识上的认同,却没有真正地去践行它。我总是特别心急,觉得自己蹉跎了那么多年,那么多想法没有实现,于是战拖一有成效,就迫不及待地抛开它,去做那些多年来发誓要做的事了。可是,一旦彻底抛开,淡忘了战拖过程中获得的种种知识、技巧、心得、体验,你很快就会发现自己又身处拖延泥潭中了。这其实和锻炼身体是一个道理,如果你舍不得每天花上一个小时锻炼,那么你也就无法享有锻炼带给你的益处:精力情绪的好转,思维的更加活跃,质量更高的睡眠……而所有这些益处给你节省的时间远远不止一个小时。不知道为什么,在尝到锻炼的甜头之后,我能够很自然地将锻炼视为长长久久的事情,可是在尝到战拖的甜头之后,就总有啊呀终于好啦现在我可以干嘛干嘛了的想法,或者至少有那种取得阶段性胜利可以躺在功劳簿上睡一阵子大觉的感觉。且不去追究为什么我对待两者态度有异,值得庆幸的是现在我扭转了认识。

既然战拖需要一直地坚持下去,那么,这个阶段,我应该怎么战呢?显然现在已经和三年前的状态大不一样了,那么战拖的策略也应该不同了。

我决定先不多想。可以首先温故而知新,把这三年的路回顾一下。。一个是对自己有益,而也是回报我感激不尽的战拖小组。我曾经和会长清风说过,战拖会做的是功德无量的事情。

今天先说说,现在的我相较于三年前的变化吧。

上次《中国新闻周刊》的记者采访,一直问我记不记得没有战拖的时候最严重是到怎么个程度。我当时大脑短路,愣是没想出来。。。后来想想应该举几次大考的例子嘛。

1.高考 很久远了,容我想想。。。高考前放了几天假,让大家休息调整下,我给自己的任务是把理科所有的公式再看一遍,结果三天里愣是拖着没看,晃荡来晃荡去的也不知道干嘛了。。。到最后是每一门临考前把容易记错的几条拿眼扫了一遍。。

2.考研 考了两次研,都没考上。考研这事真的是我拖延的试金石。以前无论干什么,虽然拖,最后都还能混个凑合的结果。就是考研这事,踌躇满志地试了两次,最后心灰意冷地得出结论:考研大概是我一辈子都过不去的坎。这件事,什么都得自己筹划,什么都得自己管理,对我来说,太太太太太难了……(有相同感觉的童鞋请举手!)我记得哪怕是到了最后一个月,我每天的学习都难达到三个小时,根本就坐不住啊坐不住,在教室里熬了一小会就心里焦躁了!

3.申请出国神马的。明明很想出去看一看,明明很喜欢国外大学的氛围,明明自己也知道在学校里是个人才受人高看,在公司里就是个蠢材,但是,但是,架不住拖啊!一次次地眼睁睁看着人家的deadline过了啊!给老师发邮件说我要申请啦我要申请啦,老师热情回复说有问题给她打电话,到最后不了了之,那个老师也再也不好意思联系!

战拖三年来,最大的变化是心理状态的变化吧。

从入大学后拖延症对我生活的破坏力一步步显山露水,我觉得整个人就是朝着越来越闭塞越来越偏激的方向发展的,固守一种思想,将它发展到极端,不以开放的态度来面对外界。而战拖后觉得变化最为显著的就是这一点了,现在我的思想、观点比以前要平和很多,对更广阔的世界存有更广泛的好感和兴趣。

拖延症的人本来往往是一个文艺复兴者的形象,兴趣很多,什么都懂一点,战拖之后应该将扩散的兴趣收敛起来一点。在我呢,情况是这样的,以前我只对所谓国学的东西感兴趣,但是在此领域内关注的非常杂;现在则是对西方或者说国外的很多东西产生了好感,然后对中国的东西也能以更为客观的眼光来审视,同时呢也将驳杂的兴趣收敛到政治和文学这两大块。比如以前我对国学有兴趣,古代的文学历史地理神马的都会去关注一点,但现在一般只关注文学了,而且现在我认同汉学家顾彬的话,他认为中国现代的作家驾驭语言的能力一般都比当代作家强,是因为现代作家往往都是双语或多语作家,一边翻译一边写作,能够从他国语文中吸取营养来丰富本国语文。所以我也开始渐渐读英文原文的小说诗歌什么的,期待有所收获。

(连载中,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 正念,战胜拖延的关键一环
  • 目标越清晰具体越好吗?
  • 自律真的能给你自由吗?
  • 独自一人居住,应该如何保证自律而不陷入拖延?
  • 想克服拖延,绕过这六个大坑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