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症”去哪儿了

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新约 · 启示录》

 

拖延“症”去哪儿了?

柳絮散尽,天蓝如洗,我在赶往出版社的路上,看路边绿树在大风中摇曳,遭逢了幸福感强烈的一刻。

我知道,我的“拖延症”已经好了。

而这,曾经被我看作不可能的任务。

七年前,豆瓣网的fisheer君,悄然创建了一个小组,叫做“我们都是拖延症”。

七年前,“北京女病人”庄雅婷说:“俺期待的只是病愈后那个神清气爽的时刻”。

想,神清气爽,应是如此。

由来只有新人笑

现在的每一天,我在睡前确定一个内心认可的起床时间。第二天早晨,按照纪元发明的“双闹钟起床法”,我听到第一个闹钟,就能醒来,去关掉第二个闹钟,洗漱,吃复合维生素,喝牛奶。

现在的每一天,我在到达办公室以后,心里带着期盼,打开电脑。因为Doit.im这货在等着我。足足半个小时,我都在琢磨哪些事情不用做,哪些事情别人做,哪些事情拆开做,哪些事情直接做,哪些事情今天做,哪些事情以后做。在外人眼里,这个过程也许纠结,在我这里,却像是开了凌波微步,在乱军之中穿梭自如。又像是统御千军万马,选出精锐,参与突袭行动。事实上,这种时刻我听的背景乐,常常是《魔兽争霸》里的原声。

现在的每一天,列在待办清单里的事情,基本都能完成。即使不能完成,也能对具体原因一目了然。属于拖延的,会发现是违背了哪条戒律;不属于拖延的,会知道意外或限制是出现在哪里。

现在的每一天,我在临睡前打开笔记软件,里边有编好格式的“战拖骑士团荣誉表”,打上九个钩。打完以后,罗列今天取得的成就。然后给自己一个评分。超过60分,就可以内心坦然地入睡。

最不可思议的是,有时晚上我盘点完成的事情,从数量上甚至不到计划的三分之一,却仍能给自己打个90分。真心诚意的90分。我不是没犯过嘀咕:“完成率”如此之低,是否真要给自己打高分?但仔细回顾这一天,我做的事情都是自己认可的,我绝大多数时间都在毫不懈怠地做事,不给自己打高分都不能忍。

这是一种安全感。

脚步坚实,内心充实。

因为这份安全感,因为确定了路途平坦,我于是可以抬头,看得更远。

于是看到在漫长的岁月里,我原以为早已湮灭的梦想。树的汁液蕴蓄在风中,我用工艺把它萃取出来,拓在纸上,看着它扩散开来,一层层铺展,就像我们一年年开疆扩土,就像树木深藏的年轮。这套审视内心的工艺,我把它叫做“梦想疆域图”。

有谁听到旧人哭

从前却完全不是这个样子,尤其是最严重的一段时间。

那时候,晚睡是因为没有勇气告别前一天,晚起是因为没有勇气开始新的一天。那时候,在计划表里堆了无数任务,每天结束时却看着任务不减反增。那时候,每天看到的事情,永远是自己没做的,而不是已经做完的。那时候很少有对自己满意的一天。那时候不愿去想长远的未来,一想到,就觉得心里发毛。

如果说现在是好几天观测到一次拖延,那以前就是一天能目击好几次拖延。

谁动得了你的拖延?

慢慢把拖延挤出领地的,是依次养成的新习惯。而让我彻底想通,领悟到自己已不再是“拖延症”的,是亚伦·卡尔的书。

亚伦·卡尔是“轻松戒烟法”的发明人,他写了一本神奇的书,叫《这书能让你戒烟》。书如其名,据说绝大多数烟民,只要是认真读完这本书,都默默掐掉了最后一支烟,从此彻底戒除。这本书,我最早是从知乎上了解到的。就是它,让我意识到自己再也不属于“拖延症”阵营了。

我读这书不是为了戒烟,我小学四年级就把烟戒掉了。(或者说从未产生过烟瘾。那时抽了几口,发现烟的味道没那么好,就再也没抽过)这书对我最大的启发,是让我意识到,为什么按照通常的方式,戒烟会那么困难;而认知的调节,又能产生何等巨大的力量。

为什么戒烟往往耗费大量意志力,还难以成功?为什么戒掉烟的人可能又会复吸?卡尔认为,根本原因在于抽烟者的心理。他们觉得抽烟有各种好处,而戒烟是他们的权利被剥夺了。比如有一部分人就觉得抽烟能让他们放松、开心、应对压力,而如果再也不能抽烟,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未来的生活。从本质上来说,他们害怕戒烟成功。

“害怕成功”恰恰是一种典型的拖延。所以这一类的戒烟困难,也是一种拖延。

事实上,刚才那些,都是吸烟者的错觉。卡尔认为,是尼古丁成瘾和社会洗脑这两个原因,让抽烟者产生了错觉,扭曲了真相。抽烟者随着阅读,逐一反思各种借口之后,再也无法对烟提起兴趣,反而认清了抽烟是一件极其无聊的事情。于是,经过“最后一支烟”的仪式,再次体验过那种其实苦涩的味道,从此跟烟绝缘。

跟抽烟相比,拖延无疑更复杂,也更隐蔽。许多时候我们拖延的动作是下意识地开始的。我们可能很难让自己经历“最后一次拖延”,然后余生里再也不产生任何一次拖延行为。不过,卡尔的另一个说法非常值得参考。他说,当他自己接受完催眠疗法,然后抽最后一根烟之前,在心理上,他就已经不再是烟民了。因为他已经摆脱了“抽烟是享受,戒烟是痛苦”的错觉。

卡尔对“意志力戒烟法”和“减量戒烟法”嗤之以鼻。在他看来,这些方法不但成功率低,而且有心理上的副作用:它们暗示了戒烟是痛苦的事情,是需要动用意志力的。而那些是不折不扣的错觉。它们让戒烟者更深地陷入错觉,即使是坚持了三周,生理上摆脱了尼古丁的毒瘾,也很有可能在遇到压力时重新抽烟,或者是为了检验自己“是否真的戒掉了”,而愚蠢地复吸。

这跟战拖何其相似!许多人之所以反复拖延,甚至“拖着不去战拖”,正在于他们在下意识里觉得,拖延对他们有益,而战拖在他们眼中反而成了洪水猛兽,成了逼迫自己,成了把自己基因变异成工作狂的危险。对战拖的理解有多错误,战起拖来,就有多困难。事实上,真性的拖延,没有半点好处。

意识到自己可以分辨真性拖延和假性拖延,意识到真性拖延不会再让对我产生富有吸引力的幻觉时,我能确定,现在的我已经不是“拖延症”了。拖延行为也许无法根除,但“拖延症”的整体心态,连同它所承载的一切消极暗示和内心隐忧,可以一去不复返了。

我本身是ADHD型的人格,俗称多动症,优点是创造力强,缺点是极易分心和拖延。同时我又是自由职业者,没有固定的上下班时间,也没有人来监督。这种生活看起来很美,但亲历者都会立刻发现,这样会多么容易陷入拖延。

说性格,说职业,不是为了给拖延找理由,而是更清醒地面对不战拖的后果。更重要的是,我在起点如此低的条件下,都能摆脱“拖延症”,那你还有什么理由抱守那种错觉,还有什么理由说你的拖延是“绝症”呢?

我们为什么会拖延

那么,为什么拖延如此普遍?为什么“拖延症”突然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热词呢?七年来,我们从各个角度思考,阅读、讨论、思考、实践,在漫长的盲人摸象过程中,我们找到了解决办法,也探出了这个时代里,让拖延肆虐的几个元凶。

每一天,我们都要面临生命中多个领域的挑战:工作、家庭、健康、社交、学习、休闲、保障、兴趣……长大成人,我们被期望能处理好方方面面的事务,而其内容之复杂,远远超过了我们祖先在远古所面对的。对此,大部分人并未接受过系统训练,并未从心理和管理上做好准备。

面对快速变化的世界,我们经常需要调整进度,做出改动:或提前,或推迟。其中后果消极、无必要的推迟,我们称之为拖延。它本是一种常见现象,也能被自发调节,但在当代主流的文化暗示下,我们很容易把它当做问题、当做能力低下、当做个人缺少价值的表现,甚至当做不可饶恕的过错。由此产生的自责,看似能让我们避免拖延,却往往适得其反,我们的拖延被坏情绪加剧,进入恶性循环:拖延-坏情绪-更加拖延-更坏的情绪。

另一方面,我们置身其中的时代,遍布着拖延的温床:细分工让我们难以看到整体,难以从自己的工作中体验到成就感和吸引力;重结果轻过程的评价与淘汰机制,让我们为成果患得患失,压力重重;许多任务需要漫长的周期,才能看到成效;网络更是带来致命一击,当我们有逃避眼前任务的冲动时,它提供了最具吸引力的庇难所:微博、微信、淘宝、游戏……

随着拖延愈演愈烈,许多人会发现,他们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毛病。拖延成为了典型的习惯,带来无尽的痛苦。对此,国外心理学家和行为经济学家称之为“慢性拖延(chronic procrastination)”,或者叫“惯常性拖延”。国内网友则在听说这个词之前,就自发创造了一个民间戏称:“拖延症”。它不是诊断词汇,不是心理学术语,不是医学病症——可拖起来,实在要命。

假如有门课,能让你告别拖延症

把最后一块拼图补上以后,我意识到,也许可以开一门课,让你彻底告别“拖延症”了。

这个目标看起来不可能,但我们做到了。七年来我们也曾绝望过,只求“减量战拖”,但七年峰回路转的漫长探索,现在我们终于能让你——

彻底告别“拖延症”。

就像前边说的,战拖困难的根本原因,在于拖延者会把拖延当成享受,而把“战拖”当做无趣的苦差事。所以如果由我来设计这门课,一定会把“战拖”设计成一个游戏

红色生命槽代表时间,蓝色法力槽代表精力。忙不完的事情,一件一件,永无止境,它们是向植物汹涌来袭的僵尸,是把城堡团团围住的怪兽。情势危急,召唤英雄。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果断出击。勇士们,我们效忠的是那位叫做“梦想”的国,而魔君“拖延”是国王的死对头。魔君派出了各种各样的“事情”,试图耗尽我们的时间与精力。一旦我们倒下,魔君就会冲进城堡,伤害我们可敬的国王。

这就是你的使命:充分利用你的红槽和蓝槽,运用7年来在“战拖会”20万人社区中一脉相传的古老智慧,消灭“事情”,获取经验值,赚取金币,提升能力等级,阻击“拖延”魔君,捍卫“梦想”国王。

古老的智慧就浓缩在这门课程里,浓缩九类技能当中,分别叫做:祈祷、战略、防御、进攻、恢复、召唤、放逐、团队和侦察。

祈祷和战略部分,教你明确目标,画出“零拖延基线”,预防假性拖延。

三个过程——进攻、防御和恢复,三种战术——召唤、放逐和团队,都指向同一个目标:用最小的红槽(时间)和蓝槽(精力)成本,换取对“事情”最大的歼灭效果,大大减少你的真性拖延。

侦察部分,用真实的故事和苏格拉底式的追问,引你发现真相:拖延不是你的错、你不是“拖延症患者”、战拖其实很轻松……拆除从拖延到坏情绪的导线,彻底斩断“拖延症”的循环之蛇。

集中授课过后,是21天的史诗旅程,供你充分练习掌握技能。

当你完成这段英雄之旅,我们将会为你举办一场典礼,授予你“战拖骑士”社区荣誉标志。你将晋身战拖精英之列,即使是直面“拖延”魔君,也能气定神闲,勇猛无畏。

如果有这样一门课程,你会不会感兴趣呢?

如果你需要这样的课程,请到 zhantuo.com/lesson 这个网页,给我们点个红心。约定一下吧,如果能集齐100颗红心,我们会真的开这样一门课。

高地清风
2014.5 写于北京星辰海真人图书馆

一条评论

  1. 炽天使

    我们总是喜欢拖,因为我们总是选择逃避,其实拖就是逃避,你不去做某事,是因为你不敢面对它,你觉得你做不了,做不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5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