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理都明白,就是做不到”?(下)

——“知行合一”的本质和后果

之前我们介绍了大部分人“战拖”不成功的原因——“拖战”,也就是“拖着不去战拖”。介绍了常见疑问“道理都明白,就是做不到”。介绍了“知行合一”的关键所在“知而不行,只是未知”。也就是说,那些尝遍百种药然后宣称统统无效的,往往只能算读了个药品说明书而已,根本不能叫“尝”。

是概念游戏,还是确有其用?

“好的”,你说,“我理解了,不就是把‘知’的范围往后拉了拉,把‘行’的地盘往前拽了拽嘛。可是这有什么差别吗?换了个概念而已。中国把五星红旗插到南极,美国把星条旗也插到南极,难道南极就变成联合国了?”

当然不是概念游戏。“知行合一”能发挥效力,在我看来,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人类似乎天性厌恶“未完成”的状态。

以往知与行分离,中间是一条人为划分的边界。根据方便,边界可能是你看完一本书,或者做完一遍笔记,或者通过一场考试,或者是跟人讨论完一篇帖子。不要低估了边界的力量。边界的实质,在于给人一种完成感、成就感、回报感,一种“到此可以停下”的错觉。

没有到达边界时,人更容易不甘心。为什么?我猜测是:因为沉没成本。已经在这件事上花费了时间、金钱、精力,没有人愿意有始无终,除非有其他目标的强烈干扰。当知与行分离时,因为一条虚拟的边界,我们更容易在阅读、考试、讨论等过程的终点上,长松一口气。事实上,如果你学一门课的最终目的只是考试,那你的确可以松一口气。如果你读一本书的最终目的只是在豆瓣上标记为已读,增加“读过”的数量,那你也可以松一口气。可惜真正值得我们学习的一切,终点往往不是考试,不是标记,而是运用,是行动。

而“知行合一”会提醒我们的是:那条边界是不存在的。它是假的。原先认为的“明白”不是真明白,原先认为的“知”不是真知,而是一知半解。而一知半解才是最大的浪费(就成本来说),而且可能有害。盲目自信、眼高手低者有之,抱怨现实不符合书本者有之,懂得越多信心越少者有之。——最后一种,不是说懂的越多越谦虚,而是说在一知半解之前至少还有希望,而一知半解之后却只收获了“挫折感”,因为“拖延依旧”。

想要对得起你学习时死掉的脑细胞?那就把知行之间的沟壑填平。不然,你就亏大了。

第二个原因是,知行分离后就不再是知行。

再打个比方吧,我喜欢称作“骨肉相连”的比喻。你觉得什么是肉,什么是骨头呢?

你可以着眼于解剖,除去毛发皮肤以后,再把动物躯体按照软硬分开。软组织称为肉,硬结构称为骨头。这是一种定义。你也可以着眼于功能,把起到支撑作用的硬结构称为骨头,把连接硬结构,通过牵拉收缩产生运动的软组织称为肉。

这两种定义可不一样。在屠夫的砧板上,只有前一种定义里才有骨和肉。要是按照后一种定义,不再起支撑作用的骨头还是骨头吗?不再有生命机能的肉还是肉吗?

知行分离的定义,是解剖的定义。知行合一的定义,是功能的定义。解剖的定义适合屠夫,也适合周围那一圈流着口水的吃货。而功能的定义,才适合动物自身。

你呢,你希望生活在哪里?是屠夫的砧板上,是吃货流着口水的目光里,是心理学家和精神科大夫深深的脑海里,还是你自己的生命和梦想里?

你还觉得知行合一只是个概念游戏吗?概念是我们精神殿堂的砖瓦。

让“知行合一”与行动合一

如果你是从上篇一路看过来的,那现在你已经看了四五千字了。可是很遗憾,这一切都是白看。你明白什么意思吗?单纯读完这几千字,仍然不能算“真知”,仍然是“一知半解”。重要的是,你得做点什么,让“知行合一”的认知跟行动一致起来。

我想通“知行合一”,是在两个月前。现在我来说说它给我造成的几条影响。

第一条,因为干货,所以踏实,所以自信

这一条其实可以称为“后果”。按照“知而不行,只是未知”的标准,我立刻意识到,其实在很多领域,我原以为自己知道的,其实根本不是真知。那么“知”的数量迅速缩水了。一开始觉得这是可怕的事实,但后来想通:谁又不是如此?在信息时代,每个人接触到的信息,肯定远远多于自己所能行动的量。至于缩水,缩水之后便是干货,踏实的干货,自信的干货。

你也许早就听说过苏格拉底“自知其无知”的故事。苏格拉底清楚自己的无知,但特尔斐神庙的神谕却说,苏格拉底是全雅典城最有智慧的。在最初的惶惑之后,他考察发现,苏格拉底是唯一一个承认自己没有智慧的人,而这就是他的智慧之处。

你看,就连苏格拉底都这么痛快地承认自己的无知了。你还为自己“真知”的缩水烦恼什么?而今我觉得,踏实的感觉最好。

第二条,知不足然后学。

“学然后知不足”是成立的,“知不足然后学”更常见。

意识到“瑞士奶酪法”不能停留在一知半解,我反复总结,挑出了11个适合自己的app,分成“乘坐/等候”和“梳洗/行走”两类,在手机第一屏分设文件夹装进去。从此碎片时间里,可以阅读,可以听,可以运动,可以看视频。

缩水的感觉过后,猛烈的好奇心重新回到心中。很多熟视无睹的东西,现在突然重新想探个究竟。之前为了避免信息过载,经常关闭信息来源。而现在,信息减肥当然还要做,另一方面也在注意知识面的平衡。现在我有意识让自己读综合性杂志,读之前读不下去的财经和商业杂志。

在手机和平板上安装了维基百科的app,可以一键查询了。碰到尚未深究过的东西,无论是柿子里的涩味元凶“单宁”,还是“认知学徒制”,随手查一下维基。

在朋友的影响下,看TED演讲视频和哈佛幸福课,听《冬吴相对论》,研读《骑士制度》学术论文集,筹划新型系列课程“战拖骑士团”。回首过去几年,我觉得有挺长时间,自己都生活在生活之外。而今,能听到回归的脚步。

怎样读战拖书和帖子

再回到一开始讨论过的问题。要怎样读战拖方面的书和帖子?我的建议是:少量多次,随读随用。

一本菜谱书该怎么读?字典又该怎么读?你见过有人把菜谱书从头到尾仔细读完,然后才去做菜的吗?又有谁一定要把字典全看完再去阅读别的书吗?答案是有,但他们不是专家或图书编辑,就是有毛病。

战拖书怎么读?道理也一样。请回想你读书看帖子是为了什么,是为了阅读本身,还是为了获得改变呢?你是希望活在砧板上,还是希望活在生机勃勃的命运里呢?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有关“知行合一”对战拖的启发,就写到这里。最后再说一句。在我们20万人的“战拖”社区,有史料记载的第一个大幅度好转者,ID叫做“我要好起来”。她曾用半年多的时间,就像旱地拔葱一样,在几十本好书的帮助下,给自己来了一场认知-行为治疗,不但摆脱了之前困扰她的严重拖延,还度过了身体健康方面的危机。她的故事曾写成文章《我是怎样好起来的》,发表在杂志和网站上(你可以搜到),激励了众多成员,她也成为众人的偶像。而她的偶像之一呢,就是王阳明。她有这样一个愿望:百年之后能获得一块墓碑,上书一行小字:

“此地长眠者,知行惟合一。”


相关文章:

  • 从《我们15个》,看“中国人的集体拖延症”
  • 如何SAY NO
  • 学习和成长往往只是一种冲动
  • 机器人Wall-E是我们拖延症患者的偶像
  • 碎片时间里的瑞士奶酪(一):梳洗/行走篇

  •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