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理都明白,就是做不到”?(上)

——“知行合一”思想对战拖的启发

有拖延症怎么办?那就“战拖”呗。可是“战拖”容易吗?不容易。“万事不拖延”当然是个不切实际的目标,“在某方面实质性地减少拖延”则相对现实。不过,从我们社区的绝对人数来看,即便是后者,比例往往也少之又少。大部分人没有取得“战拖”的胜利。

为什么呢?经过归纳,我们发现,“战拖成功”的人各有各的成功,而“战拖有待成功”的人,却有一个共同的原因:他们都是——拖着不去战拖。

这种绕口令一般的说法,多少会让人哭笑不得。我们把它缩写成一个概念,叫做“拖战”。什么是“拖战”呢?有很多种方法在那里,有很多条经验在那里,有很多心理咨询师等着给你治病驱魔,有很多精神科大夫准备给你开改善注意力的处方。

而你,只是漠然地看了他们一眼,说了一声:“哦,知道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于是拖延依旧。“慢性拖延”依然如故,直到它下一次急性发作,也许是某门考试迫在眉睫,也许是老板终于受不了你威胁要炒你鱿鱼,也许是因为迟到错过了1分钟前起飞的航班。你才回到小组,又一次发出嚎叫帖:

“怎么办???我就是克服不了拖延!!!别跟我讲方法讲技巧讲经验讲道理了!!!道理我都明白,可我就是做不到!!!”

“拖延症”这个词传开已有数年,至今已觉不新鲜。如果说五年以前,在豆瓣“我们都是拖延症”小组发轫之初,大家对拖延的了解还少得可怜,那么现在,有经验的过来人、有成效的技巧方法已经很多了。如果当时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那么现在已经有许多大桥的雏形了。很多人只是饿死在面包堆里。

知行合一

“道理都明白,就是做不到”?没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沮丧了。就好像是尝遍了全世界所有的药,却发现无一有效,只好给自己贴一个标签——“绝症”。

问题出在哪里呢?可能出在“尝”上。看了帖子看了书,你觉得这些都明白了。事实却是:你明白个头啊,你根本没明白。

因为真正明白的人,早就去做了。这里有一个思想,“知行合一”。

“知行合一”是传奇大儒、儒家四圣之一王阳明先生的宝贝,应该说是压箱底儿的宝贝。而这位阳明先生的事迹,很多人早有耳闻。他既是思想家,又是军事家。在写书的人里边他是最能打,在打仗的人里面他最有思想。龙场悟道、深山剿匪、只身平叛,一件件事情成就了这位旷世全才。似乎是因为某些政治方面的原因,从1949年以后,大陆这边就有意无意地疏远了他,把他矮化成教科书脚注里的所谓“唯心主义哲学家”,直到近几年,阳明热再度兴起。如果你没有听说过他,可以去读《明朝那些事儿》的第三本。大半本书都在讲他的事迹,作者写得非常好,读来极其可口。

可是,“知行合一”太流行了,流行到变成成语了,以至于很多人忘了它本来的意思。就像是所谓的“拖延症”,变成热词以后,多数人也已经不记得它本来的意思一样。

我最早对“知行合一”的理解,是把它当成一句道德劝勉,当做“行要跟上知”的意思。这就等于旁边有人说:嘿,哥们儿!可不能光说不练啊。你的理解是不是这样?这能产生什么效果,能给你行动的动力吗?那些你知而不行的事情,该不去做,还是不去做。

后来增加了一项理解,叫做“知要体谅行”。在这个阶段,我意识到人的局限,个人的局限,组织的局限,时代的局限,世界的局限。我意识到接纳的重要性。我意识到应该调整认知,作出有可行性的计划。

直到后来,我读王阳明《传习录》里的原文,又读钱穆《阳明学述要》里的梳理,这才猛拍大腿,感叹一句:老爷子那里的“知行合一”,原来根本不是这个意思啊。

只是未知

怎样理解“知行合一”?我在知乎里看过一条这样的问题。遗憾的是,目前的回答里,没有让我觉得直击本质的。或者接近本质了,却又语焉不详。其中我最受不了的,是一些人把它说得玄之又玄的倾向。就算那些解释本身是有道理的,但我肯定那不是阳明先生的本意。老先生如果知道了,估计会气得活过来。虽然在史书里,他都是以一副淡定的模样,施施然出现在读者面前。

对“知行合一”最集中的解释,我觉得是《传习录》里《徐爱引言》当中的话:“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

如果要进一步阐释,那就再加同一本书里《答顾东桥书》当中的话:“知之真切笃实处即是行,行之明觉精察处即是知。”

换回“战拖”语境吧。前一句话的意思就是:什么“道理都明白”啊?你其实没明白。明白的人早就去做了。在你说“明白”了对付拖延的方法时,你以为自己已经“知道”了,但阳明先生却认为你“只是未知”,至少你没有“真知”。而阳明先生定义的“真知真行”,有一条标准是“如好好色,如恶恶臭”。如果你明白到——就像见到帅哥或美女一样想甩开节操猛扑过去,或者像闻到臭味一样退避三舍——那才是真知。

战拖当中的“真知”

举个例子来说。《拖延心理学》里曾推荐了阿兰·卡凯的“瑞士奶酪法”。在一个比较大的任务中使用“见缝插针”的方法,利用零碎时间,而不要消极等待整块时间的出现,即是“瑞士奶酪法”。你可以把要背的单词分成若干组,可以把要听的公开课提前下载好,可以在平板上安装电子书阅读应用。这样,在乘坐或等人时就可以阅读了,甚至在安全的地方走路或跑步时,也可以听音频了。

这是很有效率的利用碎片时间的办法,战拖会里很多有效率的达人也在使用。我认识的一位成员,两年来,在上下班的地铁上就读了上百本书。 不过,只“知道”以上这些,并不等于你已经“真知”。“真知”,应该能对细节问题的答案,做到心中有数:

哪些事情是真正值得在碎片时间里做的?是看书、背诵、练口语、运动、听音频还是看视频?
如果是看书,那么哪些书是值得看的?
是用什么形式来看?纸质版还是电子版?
纸质版是多大开本,是否方便携带?
电子版阅读体验怎样?电池续航能否保证?是否方便做标记?阅读器应用会不会闪退或频出bug?
书的内容适不适合在相应的环境里看?比如需要推演大量数学公式的书,就不一定适合干扰密集的环境。
在车上看书会不会晕车?会不会容易坐过站?
如果是听音频,能不能听清楚?会不会影响交通安全?
这样的问题,还可以列出很多。一旦你去试验某种方法,这样的问题就会扑面而来。如果你没有解决掉这些,往往根本不可能坚持“瑞士奶酪法”。“书太无聊了”、“太费电池了”、“总是坐过站”……于是作罢,然后得出结论——“奶酪法没用!我试过”。甚至进一步的结论——“拖延症是绝症”。可是,有人逼着你选无聊的书吗?小块的移动电源很贵吗?你手机没有定时提醒功能吗?

细节问题,往往只能在行动中遇到,因为很少有人会把他们写到书里、帖子里。原因至少有两个吧。一个是:写得面面俱到,实在是太婆妈了,不够高大上。一句话让读者琢磨半天,那多有境界啊。另一个可能更主要:细节太多了,不同人面临不同细节,根本顾不过来。孔老夫子倡导“吾日三省乎吾身”,可是,在互联网时代应该怎样三省吾身?在什么时间自省?用什么工具来辅助记录,是记事本还是电子表格?就算夫子有心回答,他难道要穿越吗?

这才是“合一”的意思:要达到“真知”,就必须通过行动来总结;而总结得差不多以后,行动本身也完成了。从时间上,知和行的起点和终点都是差不多的。记得数学上的交集图吗?两个鸭蛋,一碰,一挤,中间有块重叠。对于知行合一来说,不是中间有交集,而是两个鸭蛋被挤成了一个。

如此一来,还会有能知不能行,光懂道理做不到的问题吗?那就是个伪问题。

对一种方法的理解运用,到了自动自发、停下就会不舒服的境地,才能算“真知”。如此一来,才能避开“拖战”,达到战拖的目标。也就是“知之真切笃实处即是行,行之明觉精察处即是知。”

而把未知的状态错当成了知,就是悲剧所在。世界就是一座熊出没的森林,我们每个人都在里边冒险。最大的悲剧,不是你跑得比熊慢,不是你跑得比同伴慢,而是:你跑得既比熊慢,又比同伴慢,却还错当自己是短跑冠军。

等等,逻辑上似乎讲得过去,但这不就是个文字游戏吗,只是换了个定义嘛?而且,如果这样定义“真知”,我们的知识岂不是要大幅度缩水?想想这二三十年学到的东西,一句话就给蒸发了。还有,听说小组里有位成功的“战拖先驱”,她希望把“知行合一”刻到“墓志铭”里,是怎么一个故事?

那就接着读下篇。咱们去温习一下苏格拉底的故事。

作者:高地清风


相关文章:

  • 从《我们15个》,看“中国人的集体拖延症”
  • 如何SAY NO
  • 学习和成长往往只是一种冲动
  • 机器人Wall-E是我们拖延症患者的偶像
  • 碎片时间里的瑞士奶酪(一):梳洗/行走篇

  • 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