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拖博士(终):搞定实验室

本学期最后一次咨询

过程坐立不安。

我首先汇报了最近的进展,掩饰不住的喜悦,因为期盼已久的事情终于发生:导师出差了。

老师对我采取的戒网、时间记账等措施不置可否。他很想知道我最终要达到什么目标:是每天能有效工作多少个小时?是几年毕业?是想要什么样的人生?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谈到了实验室里刚刚毕业的一位师兄(已婚,家在北京),他从早晨9点到晚上10点,从周一到周五一直待在实验室,雷打不动,最后按时毕业。我把他当做“正常的博士生”。结果老师比较严厉的指出:如果我的目标是和达到和这位师兄一样优秀,这不是他能帮到的。他能帮到我的是健全人格。如此的付出是建立在兴趣和意义的基础上的,如果我既要意义又要快乐,那么根本不应该读博士。换言之,我又流露出了追求完美的倾向。也可以说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刚刚在戒网方面有了进展,就又开始向往达到心无旁骛全身贯注的状态了。

接着谈到了延期。延期有什么不好?可能最大的影响不是找工作。但是自己会沮丧,和同学相比会自卑,另外延迟了承担家庭责任的时间。可是别人的眼光有多么重要呢,既然我总是选择性的听到那些负面的评价,对于赞美和鼓励的话并不愿意相信。(又提起了相貌的问题)。所以回到了“对自己不满意”这个问题上,回到了原点:接纳自己,爱,和面对死亡。

对自己首先严厉一点,才不会被别人的话伤到。

最后老师说:恭喜你终于开始像一个成年人一样思考了。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鼓励我,第一次给出对我的评价。

我说,为什么?感觉自己这么脆弱无力。

老师说,承担责任、人生的意义这些困惑,只有成年人才会去思考。

我:可是那么多的成年人,他们并不需要走到咨询室来谈这个问题。

老师:因为很多人没有勇气。能够把这些困惑想通,未来的生活是无比美好的。

我下意识的回答:但愿吧。

老师:一定会。

我又含糊了一句:不好说。

没有觉得开心和有信心。

接下来将要出差。准备继续读《拖延心理学》和《少有人走的路》;继续完成试炼任务。试炼任务确实帮助我很多,过程大于结果。

给咨询经历做一个总结

 

我是在今年(2011年)同时开始加入战拖会和开始求助心理咨询的。2009年读过完美是个梦的咨询记录,她的咨询师很棒。也看过其他人尝试国内咨询的挫折经历。出于病急乱投医的心态,我仍尝试了咨询。

我的咨询师在第一次见面之初就说了他的专业是精神动力学,当时我对心理学一无所知,也没有记住这个名词。接下来的过程不算顺利,我们的交流很不流畅。这几个月读过一些大众心理自助书之后,粗浅的了解了一点心理学的基本知识。现在看来,他采取的咨询方式是“自由联想”,让我自己一直不停的想到什么说什么。如果我没话说,就得忍受这尴尬的沉默,他有点“冷”。有好几次这种沉默漫长的让我愤怒:心理咨询师也太容易当了吧,拿着张纸坐在这里什么都不用做的吗?!同时由于个人原因,我对他产生了负性移情(对咨询师的怀疑、愤怒、紧张和轻微的恐惧)。我除了在他那里大哭几次释放压力外,对于拖延他几乎什么都没做,因为他根本就没怎么说话。每次我把读书、战拖的心得准备好去见他(大多是一些战拖技巧),他的反应都像是一盆冷水泼下来。现在回看,那些所谓的进步确实肤浅,真的是感谢有这样一个冷静的批判者。他大概提过这几个问题:
1. 观察自己是否想问题走极端?
2. 一直努力想成为“正常人”,而这个正常的标准是否过于完美?
3. 成为一个高效、无欲无求(指断网)的工作狂,这样的人生快乐吗?

每一次咨询我都像誊录一样尽量写下所有的对话,贴出来的只是少部分。很多当时不理解的话,现在再看是如此的清晰。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5-6月份的几次见面都是在这样僵持的状况中进行的,咨询师当然觉察到了,但是终究没有放弃我这个傻孩子(真是感谢他)。暑假两个月的放松和读书,最大的收获是接触了积极心理学,好像生命中开始照进阳光。9月份参加了一个自我觉察与相互陪伴的工作坊,练习觉察、内省、静听和珍惜,一切看起来都太美好了。于是我想要结束咨询。咨询师一路默然不语,看着我经历的焦虑、痛苦、自我批判、直到趋于平静。也许他觉得我足够强大了,所以决定开口:

“除了课题的拖延,没有其他困扰你的问题了吗?”

“是的。”

“那我们真的要感谢课题压力这个小兄弟,有了它,生活中其他的一切都不足以成为问题了。我只好陪你一起等着,等着你毕业或者退学,到时候课题压力就不存在了。”

“啊?”(这真是个奇怪的逻辑,可又无从反驳,FT)

终于发现,这位咨询师的最大本领是把我弄哭。我为这句话又哭了很久,往事纷至沓来,突然觉得人生简直就是一片苦海。我重新坐下来,慢慢地讲述了另外的事情,已经和拖延不相关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当拖延行为好转之后,便失去了向内看的动力,想要急急的缝上伤口。感谢咨询师看到了这一点,无情的捅了一下最痛的地方,提醒我别硬撑着。如果非要追问“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是我?”,那么只好回答:“因为我准备好了”。

我曾生气他不给出建议和帮助,而精神动力心理学的确是要求咨询师做到“在病人面前,医生应该是不透明的,像一面镜子,除了向病人显示病人自己,不显示任何别的东西。”假使当时他给出什么建议和指导,我必定会当做救命稻草一样照做,其实未必好呢。况且,后来我自己试过,真正做到静听别人的倾诉而不评价、不给出意见、甚至心里不生起批判的念头,需要的功夫很深厚。(这直接打碎了我想当心理医生的妄想)

平心而论,精神动力学的咨询方式对于拖延、完美主义问题不能给出立竿见影的帮助。相比较而言,认知疗法(《伯恩斯新情绪疗法》)、积极心理学(哈佛《幸福课》,《真实的幸福》)、心灵成长(《少有人走的路》等很多很多)都可以有一些实用的技巧来改善焦虑,提高生活质量。如果有朋友准备求助心理咨询改善拖延的话,可以先了解一下咨询师的专业,免得像我一样经历两个月的磨合。

可是从另一个角度讲,认知疗法、积极心理学等可以通过读书、战拖试炼、参加心灵工作坊的方法基本掌握一些心理自助的技巧。而精神分析却是自己没可能完成的,只能求助于专业的心理咨询师。当拖延行为得到改善之后,如果就此停住了自我发现的旅程,不知道这份美好又能持续多久呢?

最初是由一些身心灵成长的书籍开始,那时是把《超越死亡:恩宠与勇气》当成爱情小说来看的;2010年在朋友的强烈推荐下接触了佛教,可惜机缘不够,我认为我和TA都陷入了偏执的状态——还是不能勉强,在苦中求佛的庇佑,就是容易偏执,把信仰当成救世主;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心理学这条路上,老老实实的面对问题:读书,咨询,分析;今年参加的心灵工作坊中接触了Meditation;以后的路还有很多的可能。最后,无论怎样向外求助,都别放弃自己:自己就是最强大和最忠诚的。

 

实验室一直很吵:地下机房运转的时候我的桌子都在震,隔壁机房一天24小时轰鸣,同处一屋的XX公司员工毫不顾忌的打电话、收快递、讨论问题,各位老师不停的接电话、开会、处理公务。

两年半了,我一直在抱怨:实验室为什么这么吵?包括暑期出差的时候,也一直在抱怨:楼下为什么这么吵?

尝试过听音乐,把音乐调到很大声,从早到晚的听音乐,结果耳朵很疼。外界的声音是被覆盖了,但是音乐也牵走了我的思绪,没办法集中精力在工作上。

最近花3元钱买了一副弹性防噪音耳塞,塞上。一切搞定。再有透过来的声音,也好像是来自天边,飘飘渺渺。

抱怨了那么久的事情,一下子解决了。突然觉得很好笑。

 

想到一个故事。

一群工人在盖房子。每天中午大家拿出各自的便当吃午饭,其中一个人每天都会大声抱怨:又是花生酱三明治!吃够了!这样过了很久,有一天他的工友说:

“喂,既然你不喜欢吃这个,明天让你老婆换个花样吧。”

“老婆?什么老婆?我还没有结婚。我每天自己做便当。”

 

作者:时光机


相关文章:

  • 战拖博士(2):跟导师摊牌
  • 战拖博士(1):别人都是怎么毕业的?
  • ADHD小组战“拖”记(二)
  • ADHD小组战“拖”记(一)
  • 这条小鱼在乎(20):荒谬的人(完结篇)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