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拖博士(1):别人都是怎么毕业的?

自我介绍:博士在读,不是ADHD(编者注:成人多动症)。知道豆瓣上“我们都是拖延症小组”是在2009年的这个时候,受到水空影《求己不如求人》博文的启发,向外求助。

 

第一次心理咨询

 

我在小组中看过完美是个梦和高地清风做心理咨询的体会,好像咨询对于直接控制拖延收效不大?我的感受也是类似的,因为已经看过了很多帖子和书,有些问题可能比老师认识的还清楚些,希望以后能有惊喜吧。下面是第一次咨询的体会。

鼓起勇气走进心理咨询中心时的期待很高:咨询师对于拖延症有丰富的案例经验和熟练的技巧,可以立竿见影药到病除。结果可想而知,有一点失望。

心理咨询师并不能给予我直接的帮助,她的作用是提供一面看自己的镜子,引导我自己看清问题、做出选择、解决问题。我不是ADHD,所以拖延的原因还是模糊的。对于以后的咨询过程,我能期待得到的结果就是一起找出拖延的成因,找出比“完美主义”这四个字更详细具体的一些因素。从这方面来讲,心理咨询比自己使劲儿看书、拼命反省分析自己的效果要好。另外可能取得的效果就是避免走向抑郁……总之结果不会更坏。

这次的咨询时间大约一小时,咨询师(以下称她为W老师)表现出对“拖延症”一无所知的样子,让我自顾自滔滔不绝的说下去,很少接话,偶尔问几个貌似无关的问题但会让我心里一惊:难道我是这样的吗?不知道这是咨询师的工作技巧,还是她真的在避重就轻?不过她最后还是建议我做长期咨询。我想在以后的过程中要平静、耐心一点儿,不要急着把话题“紧紧”围绕在马上克服拖延症上,最好是配合老师的引导,冷静思考。

我向W老师描述了目前糟糕的、停滞的科研状态之后,她认为我对事物的看法有走极端的倾向。

W:那其他博士生是怎么样做科研、毕业的呢?大部分人都是可以毕业的呀。

我:能够正常毕业的博士生是没有拖延症的,能够高效、专注的工作,实验室环境也比较好。也有一部分是没法正常毕业的,延期、退学,心理压抑,形神枯槁,体弱脱发,自杀的也有……

W:如果拖延,就注定是这条路吗?

我:是的。所以我想至少能够正常的工作,不要求做到优秀。至少能够实现该做什么做什么,不去逃避。论文写的普普通通就可以。

W:你所看到的其他人,也并不都是那么的高效和专注。读博士是可以有很多种状态的。

然后谈及了其他方面包括家庭、恋爱、朋友方面的情况。最后W老师留给我一个问题回去思考:你对事情的看法只有“正常”和“不正常”两种状况,正常的就是好的,不正常的就是不好的。你害怕成为不正常的那一个。看法会不会走极端?

当时我对这个评价十分不认同,呵呵,受打击——俺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呢?!怎么看怎么像是诡辩。不过我能明白,老师问这些边缘的问题,是在试图引导我去思考拖延的成因,想让我发现生活中的表现,怎么和科研中的拖延对接上?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还是信任老师,愿意继续咨询。

 

 第二次心理咨询

 

简单总结:本次咨询和拖延没啥关系,唉。

首先我们商定咨询的目标:

W:你想达到的目标是什么?

我:找出拖延的根源。为了以后采取行动来克服。

W:找出根源?是为了找到一个自己能够接受的原因吗?

我:是的。

W:如果仅仅是为了这个,你为什么不考虑也去医院确诊呢?

我:我认为自己不属于ADHD。我是看《拖延心理学》中说,先了解拖延的根源,然后用一些方法来自我调整。

W:其他拖延者也是按照这个步骤来“变好”的吗?

我介绍了豆瓣“我们都是拖延症”小组和战拖学园的概况,认为达到这样的程度就可以了:接纳自己和拖延症一起生活的状态,一直积极的尝试时间管理等办法来自我调整,心态上不抑郁。

W:我同意这个目标。

W:你还记得第一次拖延是什么时候?

这个问题我恰好在昨天写《拖延心理学》的读书笔记的时候总结过,于是把本科一年级上微积分课程的拖延过程描述了一下。

这之后话题分散了。老师问到了小时候的成长,高考报志愿,推研选专业,自己的兴趣爱好是什么,如果不能坚持学业想去做什么。不过当咨询快结束的时候,我想把话题拉回到拖延上。

第一次咨询的时候老师让我反省一个问题:是不是对事物的看法只有“好”和“不好”两种状态?我把自己的思考结果告诉了老师。我举了生活中的一些例子,想让老师帮助判断一下是不是体现出我看问题走极端。

反省的结果:不喜欢在朋友们都熟悉的领域做新手。比如故意不去学游泳、羽毛球和三国杀,不去他们都已经去过的景地旅游,不愿意和别人对弈,等等。心里其实是是害怕竞争,害怕失败后丢脸,害怕新手学动作出糗。(豆瓣小组中似乎有朋友描述过类似的例子,好像是小时候学骑自行车的过程。)

我说出上面的话之后,老师似乎有眼前一亮的感觉。我意识到,我主动把自己思考后觉得重要的、相关的问题讲给老师,比等待老师在试探性的谈话中(比如童年,高考这些)发现要点,效率要高得多。看来自己要多做功课,降低对咨询师的依赖。

接着我又告诉了老师我关心的另一个问题,也是在做《拖延心理学》的读书笔记的时候记录的。“拖延怪圈”这一小节精准的说中了我在拖延过程中每一步的心理活动,其中我最讨厌自己的就是“幻想意外事故来推迟时间”这种情况。我告诉老师,每次拖延到紧急关头,我都会幻想生病或者意外事故来得到解脱,我该怎么改掉?老师居然笑着说“这挺好的呀。《机器猫》里面的大雄是怎么做的你还记得吗?”让我回来看《独裁者的按钮》这一集。

第二次咨询得到了一个经验:多做功课,准备好自己关心的问题。

我对老师的信任增加了,虽然她依然没有让我感受到有价值的帮助。但是她的问题“你的第一次拖延发生在什么时候?”是切题的。另外我想知道老师对于“焦虑”“幻想出意外”问题的解释。也许这两个问题在我继续读《拖延心理学》之后能够得到解答。那么至少至少,她能够帮助我避免抑郁。会不会我最终得到一个“拖延并快乐着”的结果?

 

作者:时光机


相关文章:

  • 战拖博士(终):搞定实验室
  • 战拖博士(2):跟导师摊牌
  • ADHD小组战“拖”记(二)
  • ADHD小组战“拖”记(一)
  • 这条小鱼在乎(20):荒谬的人(完结篇)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