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竟是冲动惹的祸

采访:李芬芬 (心理月刊)

译:高地清风(拖延症互助组织“战拖会”创始人、会长)

皮尔斯•斯蒂尔(Piers Steel),全球动机与拖延领域顶尖学者及传播者之一,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商学院人力资源与组织动力学知名教授,《拖延心理学2》作者。

 

  • 为什么说拖延不是时间管理问题?

斯蒂尔:我们大多数人早已经知道,应该怎样安排每天的生活,什么时候应该工作,什么时候应该学习,什么时候应该做清洁,应该优先处理哪些事,知道应该先对付最困难和最重要的任务。拖延的问题,并不是出在制订正确的做事意向上,而是在贯彻执行方面出了问题。我们做了计划,决心开始,但最后,还是会拖到明天。所以,拖延的定义,就是我们明知道这样会让事情恶化,可还是会推迟。这本身就是一种非理性的行为。

  • 许多拖延者都有强烈的低自尊和低自我评价,就算在别人眼中光鲜无比,他们还是会觉得自己像个肥皂泡一吹就破,时刻担心露出马脚。您怎样看待拖延同低自尊之间的关系?

在这方面,还真是有许多混淆。2007年我曾写了一篇综述性论文《拖延的本质》,概括了有关拖延的数百项研究和方方面面。在这些研究中,有33项强调了低自尊的因素,而且拖延的人也的确会表现得自尊较低。然而进一步的研究却发现,低自尊与其说是拖延的成因,不如说是拖延造成的后果。拖延者们通常效率低下,在工作绩效、财务状况和生活幸福度方面都相对惨淡。一种最常见的抱怨就是:“不管我用什么办法,还是无法止住拖延!”那么,拖延对自尊造成的损害,也就不足为奇了。

  • 许多人试图改掉拖延,但常常没过多久,又故伎重演。拖延为什么如此顽固呢?

拖延是我们的一种自然的生存方式,深深扎根在我们的生物学天性中。跟许多其他人格特征,比如热爱交际、好奇心旺盛一样,我们拖延的程度,也有大约一半是基因决定的——当我们决定要把某件事完成,或者要放弃时,大脑中有两个部分被激活,科学界分别称之为“系统I”和“系统II”。系统I又叫边缘系统,进化起源较早。它对环境中的即时信号做出反馈,尤其是你嗅到、摸到、尝到或听到的一切。系统II又叫前额叶皮层,进化起源较晚。它主要负责抽象思考,像是为明天制定计划等。系统I跟脑中的情绪中心有着直接的连接,所以通常比系统II更加强大。系统II运行所依赖的东西,你可能会叫它“意志力”。研究发现,“意志力”是一种非常有限的、消耗性的内部资源。

这就是我们拖延时发生的事情:周期漫长的计划,是在前额叶皮层中抽象地制定的。如果我们想把意图变为现实,那么在我们面对明天的实际状况之前,就有必要做计划。这也就意味着,由环境信号所激活的边缘系统,常常是跟前额叶皮层独立运作的。比如制定节食或锻炼计划时,一切都还好好的,可当色香味俱全的巧克力甜点摆在你眼前,或者床铺舒适而温暖,于是你忍不住又多睡了一个小时,也就是边缘系统压倒了前额叶皮层。

拖延会循环往复,因为在短期看来,忽视问题总比直面问题要轻松安适得多。而且拖延者们首要的特点,还是冲动,他们的边缘系统总是占据上风。这意味着他们在延迟满足方面会有困难。他们不容易立即做困难的事情,而是会把它们推到以后再做。简言之,要减少拖延,就要经历许多步骤。但只有你迈出第一步以后,才有后面的步骤不是吗?

  • 改掉拖延的关键是什么?您能否推荐一种有效的方法?

我们必须接受自己冲动的本性,并认识到它的代价。《拖延心理学2》里列出了主要的科学战拖技巧,而其中最有效的都是对付人的冲动性的。一个尤其简便而强大的技巧,就是把环境中诱发我们冲动天性的信号给除掉。不能依靠我们的意志力,意志力只是杯水车薪的有限资源,根本就靠不住。举个例子,很多人每天查电子邮箱甚至多达50次。每次打断之后,要回到专心工作的脑力状态峰值,通常要花15分钟,大大影响工作效率。如果我们能关掉环境中那些邮件提醒的信号,我们几乎会立刻发现,要专注在该做的事上就容易多了。

  • 如果我们无法改掉拖延,是不是还有办法一边拖着,一边快乐地生活?

我们无法彻底杜绝拖延,但我们还是能让它平息下来。虽然很多技巧都非常有效,但没有一个是完美的万灵药。在某种程度上,我相信我们还是应该接受这个事实:我们本非完美的造物,缺点正是我们人性的一部分。努力克服这些缺点,当然是高贵和令人敬佩之举,但同时,我们也要有能力去接纳这些缺点。是的,我们可以一边拖着,一边快乐地生活。就算知道这是一场永远不能彻底打赢的战争,我们还是可以坚持战拖。

(已刊于《心理月刊》2012年第6期)


相关文章:

  • 你患了哪种“拖延症”?
  • 《战拖有术》中的“拖延症”小测验
  • 90秒读懂拖延症
  • 行进于成功螺旋之上
  • 关于《拖延心理学2》与《拖延心理学》的关系

  • 5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