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安全:高地清风和他的“微战拖王国”

———访“战拖会”会长高地清风

战拖会 :

全称“战拖心理成长会”,国内最富有经验的“拖延症”专题互助组织,一直致力于“传播拖延知识,支撑战拖互助”,积极开展读书会、团体心理咨询等活动,翻译了《终结拖延症》(已出版)、《拖延公式》等著作。网站为 www.zhantuo.com 以中文分享近视角战拖经验和拖延症知识。线上平台除互助论坛“战拖学园”外,还包括豆瓣网小组、果壳网小组、新浪微博等,覆盖“拖友”近十万人。

战拖会成员:

来自媒体、出版、科研、教育、艺术、设计及在校学生等诸多领域的“战友”。

核心团队:

“高地清风”,会长,进化生物学在读博士。
“我要好起来”,资深成员。“有史料记载的”第一个大幅度好转者。
“水空影”,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分管线下活动、团体咨询和专业合作。
“喵喵猫”,心理学硕士毕业,负责图书出版和周边产品开发。
“Sure”,“战拖学园”总版主,曾担任团体咨询师助手。
“大宝”,人工智能硕士毕业,重要的“发展顾问”。
“LucifeR”,战拖会网站编辑,“战拖学园”论坛版主。
“米露”,线上活动负责人。

 

 

一个“拖延症巨人”的前世今生

三年以前,因为拖延而错过留学机会的高地清风(以下简称“高”),无意间发现了豆瓣网的“我们都是拖延症”小组。高随后成为了小组管理员,并开始了他的“战拖”(挑战拖延)之路。

早期,组员们曾试图用鸡血帖、毒誓帖、监督帖等“土法”来改变拖延,却没有收到持久的效果,反而屡遭挫败。而完全寄希望于心理医生的人,也没有很好的收效。最终,他们决定走自我成长与专业知识相结合的新路。

战拖路上,榜样的力量功不可没。一位叫“完美是个梦”的组员,曾持续半年更新长帖,介绍她就诊于心理医生的经历,也一度成为大家的精神寄托。但在发生根本好转之前,她就突然消失了。“鬼哭狼嚎”般的绝望局面笼罩了小组。而这,也成为 “我要好起来”等新成员闯出新路的转折点。

2010年7月17日, 战拖会正式成立。高形容,这是个纯“拖友”组织,大家的拖延特质都会渗透其中,所以战拖会也像一个“拖延症巨人”,在大家战拖互助的路上,巨人也在蹒跚前行。

 

独一无二的“礼物”

高认为,拖延不是正式的“病症”,而更像一种症状。相对于“绝症”之类的说法,他更喜欢把拖延比作“感冒”。感冒时常来袭,但无所谓“绝症”。有人给自己贴上“重度拖延症”的标签,反而导致了自我设限,借口妨害了改变。有人则幻想,战拖就是彻底不再拖延。这些都是了解拖延成因前的常见误解。

面对成因复杂、表现多样的拖延,高目前认为,拖延行为很难根除,但并非不可管理。社区里已经积累了不少经验,但新人还是很难找到头绪。要让新人能快速确定拖延类型,并定位到解决方案,还亟待一个梳理过程。如能建成结构清晰的知识体系,“战拖”就足以称为一门学问。

在建立了网站、论坛和果壳网小组,翻译了《终结拖延症》和《拖延公式》等书籍之后,“学科化”是高看好的下一个方向。从心理学、时间管理、行为经济学、哲学、新媒体学等不同学科吸收营养,同时立足实践,弥补学院派的不足——这样一门“战拖学”,将会是送给亿万“拖友”们的一份珍贵的礼物。

 

微温前行

微能量。战拖会一度面临巨大的困难,高说,当初靠的是盲目乐观,种种异想天开的想法一直支撑着他。他始终坚信,在这个拖延问题愈演愈烈的时代,战拖的重要性也会愈发凸显。去完成这件事,对于高来说就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召唤。那种感觉就像一棵小草,虽然柔弱,力量虽微,但最后还是会冲破石头的阻力,破土而出,释放出强大的能量。

微力量。高说,创办战拖会,曾经有过很多挫折和阻力,去年年底,一度有人传言,战拖会在搜集样本卖给相关的机构,通过出卖他人的隐私来营利。被误解的痛苦,一度让他们觉得被卷进了万劫不复的漩涡。但他们还是咬牙坚持过来了。坚定的信念,让这种微小的力量能细水长流般的扩散。这种微弱的生命力,是一种梦想的力量,同时也是对目标执着追寻的一种信念。

微温前行。温度,是可以决定事情成败的必然因素,如果用过于热情的态度去面对,最终可能虎头蛇尾,半途而废 ;反之,如果只用得过且过的心态去面对战拖,可能这个“拖延症巨人”在最初就已经夭折。在战拖的路上,高地清风和他的伙伴们前行得很慢,但是每一步都走的很稳很坚定。那就是一种微温,不温不火,恰到好处。

(已刊于人民日报社《新安全》杂志2011年12月刊)

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