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安全:隐匿于DNA中的“拖延症”

———访苏州大学心理学副教授杨双

小时候,听着母亲在街头巷尾的寻觅声,我们躲在街角嬉戏,流连忘返;上学后,拖着功课、论文,研究课题的尾巴,我们兴致勃勃的看小说、上网、打游戏 ;工作后,面对领导的催促、项目完成的最后限期,我们永远有各种貌似无奈的借口和幌子诠释与拖延。当我们总是无法专注去完成一个任务或一件事情时,拖延开始出现。在被种种潜伏于生活、工作和学习的拖延所造成的影响与痛苦感到烦恼与纠结时,我们显得无奈与迷茫,我们开始主动寻求帮助和解决。然而,在社会的一个角落,有一群隐形的拖延症群体,从未被关注,他们也未曾察觉自己身在其中,他们是谁?他们来自哪里?为了找到答案,本刊记者采访了苏州大学心理学副教授杨双。

数目庞大的隐形“拖延症”群体——ADD

ADHD(Attention-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即伴随多动的注意力缺陷障碍,是一种在儿童期很常见的精神失调。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世界通用疾病分类手册》第十版(ICD-10,WHO,1992) 称此症为“过度活跃症 ”(Hyperkinetic Disorder),一般又俗称多动症。

ADHD 群体的儿童多动、冲动、注意力不集中、做事情拖拉,这些特点比较容易观察。随着成长,这些问题可能会被保留下来,引起更多的社会适应问题。比如,到了青春期,他们更容易被网络游戏抓住,深陷其中,造成“网络成瘾”。而成年后,有的人甚至会存在暴力倾向、酗酒和染上毒瘾。

综合了国内7项大型的调查研究显示,我国儿童多动症的患病率为4.31%-5.83%,粗略估算,我国约有1461-1979万的多动症患儿。罹患此症发病呈慢性过程,症状持续多年,甚至终身存在。约 70% 的患儿症状会持续到青春期,30%的患儿症状会持续终身。以此类推,ADHD 儿童成年以后成为“拖延症“的潜在人数就多达 500 多万!

然而这仅仅属于儿童注意力障碍基本类型的其中一种,还有一种障碍,现在越来越被重视,即,单纯的注意力缺陷,也就是ADHD的 孪生姐妹 —— ADD,(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这个人群不多动,比较安静。他们冲动症状很少,较容易控制自己的冲动,但是他们的听觉注意力或视觉注意力存在困难,在学习中容易走神、粗心马虎,学习效率低下,在生活中更容易焦虑、敏感、自卑甚至抑郁,导致部分患者会有抑郁症、焦虑症。另外,这群人做事会丢三落四,对不感兴趣的任务难以启动,存在严重的拖延,与别人沟通时置之度外,容易走神。所以 ADD 与 ADHD 最大的交集就是注意力难以集中,同时,在做事情上容易拖延,做事效率低下。但 ADD 更不容易被察觉,会受到更多的忽略,导致这个群体中的很多人长大都无法知道自己存在注意力缺陷。

案例 :一名医生,非常聪明,但是读书的时候往往读一会儿就读不下去,因为每读完一句话,脑子里会同时想到好多东西,不知不觉就走神了,注意力也就难以集中。别人和他说话或者打招呼时总会有点后知后觉,当别人走过了才反应过来忘记需要回应,后经研究心理学的同行提醒才知道自己患有注意力缺陷。

杨双认为,相对于成年人,儿童较为容易发现。例如,有的儿童学习很认真但是成绩总是上不去,因为没有智力发育上的问题,类似这样的情况就会相对容易判断出来。成年人没有明显的自我判断标准,会默认为是性格与个性的一部分,也就自然忽略了 ADD 因素的存在了。但其实,ADD 这个群体的数目应该不低于 ADHD。所以真正注意力有困难,即难以专注的人群会超过10%,也就是大约的 500 多万人,绝对会是一个更庞大的数目。而这两种症状都会导致拖延,也就是,现在很多人所关注的“拖延症”组成中,潜在这么一个巨大的、同时又被大部分人忽略的所谓的“拖延症”隐形群体。

目前为止,还没有明确的证据说明,注意力障碍是受环境以及体内微量元素或是其它后天因素的影响所致。大部分学者都认可,注意力障碍的成因源于中枢神经的发育迟缓(或缺陷),他们的执行功能存在明显不足。但 ADD 和 ADHD 在表现方式上有所不同,前者是隐形的表现而后者则是显性的。

 

 拖延成因与解决方法简图

 

拖延真的是“症”?

现在,大家讨论纷纷的“拖延症”人群的“症”,囊括在内的诸如婚恋拖延、学习拖延、工作拖延等。什么事情都喜欢往后拖。这其中既存在了人格因素引起的拖延,也存在神经发育因素引起的拖延。所以不能一概而论的说它是“症”或者“病”,甚至在心理学范畴,它还谈不上是一个成形的概念。

拖延,应该有不同的类型。

比如很想做一件事情,但是整个人无法启动一种积极的状态去完成它,这就是神经发育不足引起的问题,也就是之前所提到的注意力障碍。根据西方学者的观点,他们的能量库似乎存在不足,启动一件事情时,能量库似乎供应不上。

第二种情形,如果特别想做一件事,但是这件事情可能会产生一定的副作用,这就形成了心理冲突,在此情境下,拖延可能是因为某种顾虑而进行的主观选择。这种由心理冲突引起的个体主动选择、无意识的而有利于自我的“拖延”,严重的时候,可能会损害自我概念和自我意象,陷入焦虑的漩涡。

还有一种情形,拖延可能是某些人的人格特质,他们习惯于拖延,性格慢,什么事情都无所谓。

关于拖延心理学,在西方的研究是相对成熟的。在《拖延心理学》中,美国心理学家简·博克(Jane B Burkar)和莱诺拉·袁(Lenora M Yuen)就提出,拖延的心理因素的核心特点是 :恐惧。比如,对生理痛苦感觉的恐惧,当我们进入学习或工作状态时,生理上会有一种不舒服的感受,这种感受让人害怕。再比如,对自身能力威胁的恐惧,我们可能会想,如果百分百的投入去完成一件事情,如果还做不好,就意味着自己是笨蛋;如果自己不去做,既是失败了,也不影响自己的能力定位,这种恐惧,让有些人选择了拖延,以保护自己。

(已刊于人民日报社《新安全》杂志2011年12月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