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周刊:战拖者的自救行动

(按:《生活周刊》对我们的报道,刊于2011.04.26-2011.05.02,总第1363期

“拖延症”虽然并不是典型意义上的病症,而是一种问题行为。但要战胜拖延,对个人而言却是一场艰辛的战斗。有人在寻求专业的心理医生的帮助,有人则成立了互助的“战拖会”,有人在用时间管理软件,他们都期望可以在与拖延的战争中胜出,改变自己的行为,改变自己的未来。

文/陈筠 图/龚凌

医生提议做一个实验,我同时扮演两个内心中的我,开始对话。一个是代表我心中那个强权的我,一个是拖延的我。
当我是P时,我的语气越发激烈,都是指责和失望:你怎么就一点自控能力都没有呢?做到完美有那么难么?你真失败!
当我是F时,如一个委屈的小孩,有些惰性,想时不时偷些懒,所以怎么做也不能让家长满意,小声无力地辩驳,慢慢开始相信自己做不到自控做不到完美就很失败。这样又过了几个回合。

豆瓣网上的网友“完美是个梦”在2008年开始记录自己《攻克拖延症–经历记录与心得分享》,也是“我们都是拖延症”小组中,最热门的一个帖子。

不少网友承认,自己之所以会拖拉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主观上的推托,也不是因为完成不了任务,而是自我苛责特别严重。“拖拉症背后的完美主义,导致我有时候特别自大,有时候又特别自卑。”

另一方面,那些任务“越模糊,其所需要的思考越抽象,就越难及时完成。”这也使得类似于广告、媒体、以及需要创意的那些机构中,有患上“拖延症”的比例也比一般行业要多很多。

 

互助式“战拖会”

由于国内尚未有专家1,正式对这种集体性“问题行为”展开系统研究,作为一个“拖延症”的重症患者,“高地清风”在阅读了大量专业书籍后,产生了做点事情,帮助大家一起战胜“拖延症”的念头。“战拖会”随之应运而生。

“分享和互助可以扩大一个人的视野,很多拖延者,特别是完美主义类型的拖延者常常都是过分拘泥于某一种观点或某一种解决方法,而对其他的方法或缺乏了解,或视而不见。”他说,“在交流互助过程中,大家常常会有‘原来这样也行啊’的感叹,意识到可以换一种思路解决问题,这就是互助最核心的功能吧,是自己再怎么闭门造车都替代不了的。”

“高地清风”与北师大心理咨询师水空影、清华大学心理学硕士“喵喵猫”等专业人士,在战拖会成立后,经常组织各种线上和线下活动,包括《拖延心理学》读书会、心理成长电影沙龙、与出版社合作承担拖延相关书籍的翻译等。

“水空影”负责的一周一次的团体心理咨询“水团”,是会里最具专业性的活动。作为心理咨询师和心理学研究者,“水空影”试图让每次活动都依托于某个理论,以专业技术帮助参与者自我成长。

在围成一圈相对而坐的“水团”活动中,成员们曾画出自己看到的拖延的样子:一个负担、一个玩伴、一块伤疤……而这或许就是拖延在他们各自生活中扮演的角色。他们还进行了觉察自己的练习,闭目冥想拖延的情境,感受身体在拖延时传达的信息,有人头会疼、有人胃难受……了解身体的信息能帮助拖延者在接收到这些信号时,意识到自己处于拖延状态。

在“水空影”看来,大多数“战拖”的拖延者都是对生活比较认真的人,“你会感觉自己在浪费时间,或者没法达到自己预期的效果,那起码你对自己是有要求,说明你是一个有自我成长动力的人”,只是有些凭自己的力量难以解决的困扰。

记者了解到,目前战拖会组织的相关活动中,已经有50人左右参加过线下活动,有约一两百人参加过线上的读书会等活动2

 

时间管理,个人与“拖延”战斗

由于国内关于“拖延症”研究相对缺乏,类似于“战拖会”的民间组织也很少,线下活动局限于北京地区,大多数意识到自己有“拖延症”的人们,主要通过阅读相关的“拖延症”专业书籍,以及时间管理软件来帮助自己“战拖”。

《番茄工作法图解》、《伯恩斯新情绪疗法》以及《战胜拖拉》等专业书籍,成为了白领帮助自己战拖的主要手段。

还有媒体报道过,上海有白领使用一款名为“小黑屋强制码字软件”。运行之后用户就如同被关进了“小黑屋”一般,除了码字,无法进行其他任何操作。据说,一打开这款软件进入界面,屏幕会突然变成一片漆黑,输入的文字会显示成绿色。这种诡异的“黑底绿字”便是该款软件的默认界面风格。软件使用说明中写道:“现在的网络真是很纷扰,一个朴素得没有任何打扰的界面,也许会帮您找到宁静的写作状态。”

而软件的亮点在于“时间锁”和“催稿锁”,即在运行软件时先设定锁定的时间或者字数。一旦设定完毕,在达到已设定的时间或字数之前,用户无法退出这款软件,也无法打开网页、运行游戏,甚至不能强制关机,再资深的“拖延症患者”也只能乖乖码字。

 

“战拖”的效果各异

对于战拖的效果,“高地清风”对记者表示是肯定的。

“读书会进展到这一部分的时候,当时场地临时调到了一个灯光偏暗的小型电影厅,座位很柔软很舒服,屋子里的温度也很暖,很放松。大家聊了不久就进入状态分享经历、讨论各自的情况时也很专注。”“高地清风”说,“我是很容易走神的,但那次活动进展到后半段,我发现自己不自觉地进入了腹式呼吸的状态,就像打坐或者瑜伽一样。一直被牵动着思绪。就像一个转折点,这次活动之后,大家好像忽然就熟悉了起来,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了。”

“高地清风”对记者表示,在成立战拖会以及线上线下的活动后,他和参加这些活动的人们,都收到很不错的效果,在拖延的问题上,越来越可以自控。

但“我们都是拖延症”的组长Fisheer则对记者表示,自己并没有找到战胜拖延症的方法,实际上她也没有去寻找特别的方法来治疗这个问题。“一般看自己的心情,来尝试那些方法。”

还有很多网友陷入在一种沮丧中。“一瞬间感觉很美好,随后又沮丧和落寞了。”

战拖,一场并不容易胜利的斗争。

 

相关:“水空影”教你如何管理时间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水空影”告诉记者,对于“拖延症”,并没有一个简单的治疗方法。“每一个个案,产生拖延的原因和情况都不一样,需要做具体的个案分析。”

她对正在进行时间管理以期改掉“拖延症”的人们建议,“正视时间”,是一种态度。

1.我们是出于对“时间”本身的尊重、而不是出于完成或坚持某项任务来做记录。“正视时间”的态度,要从这样一点一点的记录中逐渐培养和熏陶的。怀着这种态度,你就会时时警醒,有意识地走过生命中惟一的每分每秒,而不是“恍然如梦”或“幡然醒悟”……

2.我们记录的目的是让自己“活得明白”,而不是交什么差。是要做一份时间日记,让自己看到过去的每天每个小时都是怎样度过的。

3.有了这份原始而真实的记录,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目的和喜好做各种分析。比如,若你的问题在于每天的工作总是不能在工作时间内完成,总要拖着加班。那就在时间记录中预先将每天的“额定工作时间”标记出来,这样就可以一目了然地看到自己每天的“有效工作时间”有多少是在“额定工作时间”内完成的,同时,在“额定工作时间”内,又花了多少时间做了些什么事。

 

战拖会注:

1 在豆瓣小组等国内战拖社区出现的早期,国内熟悉或专注于拖延问题的专家的确不多。但近年来,我们很高兴地注意到,关注这个心理现象的学者越来越多,如深圳大学李晓东教授、西南大学郑涌教授、苏州大学杨双副教授等。北大六院王玉凤大夫、钱秋谨大夫等长期研究注意力缺失多动障碍(ADHD),包括成人ADHD,与拖延也有着密切的关系。我们高兴地看到,关于拖延,我们可以求助的国内专业人士和机构越来越多。

2 此处“人”应为“人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20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