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不能做自己应该做的事

——《伯恩斯新情绪疗法》书评

抑郁症虽然是一种病,但它在健康生活中绝不是不可避免的。更重要的是,患者可以学习一些简单的情绪调节方法来战胜它。在《伯恩斯新情绪疗法》这本书中,作者戴维·伯恩斯医学博士在认知疗法的基础上,结合自身20多年的临床和研究心血,总结和创造出一套系统的抗抑郁疗法,向患者展示快速、有效地克服日常不良情绪的治疗技术。

《伯恩斯新情绪疗法》的理论基础就是认知疗法,认知疗法在“过去二十多年里被专业团体视做是对大部分抑郁形式最好的治疗方式”。

什么是认知治疗呢?“认知疗法的第一条原则,你的所有情绪都是由你的认知或思想创造出来的。”你如何处理进入大脑的信息,决定你会有怎样的感受,如何去行动。

扭曲的认知创造扭曲的情绪,比如,一个希望自己很瘦的女孩,每天都要去照镜子,但她的镜子是面哈哈镜,会将镜像拉宽,即使她已骨瘦如柴,但她看到的仍然是肥胖的自己,她沮丧、绝望。扭曲的认知就是一面生根在内心的哈哈镜,人们只相信从镜中看到的东西,而不相信旁人所谓客观的评价和劝导。

如果你的认知或思想是消极的,就如同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看到的世界永远蒙上了阴影,而你并不自知,因为你戴上这副墨镜已经很久了,已经习惯黑色的世界。

让我们来做个测试,感受下认知是如何影响情绪的。

当你读到这里,你是什么感觉?你或许在想:“我还是不理解什么是认知疗法,它对我太难了,我学不会的”,你或许在想:“认知疗法说得这么悬乎,即使它对别人有效,但对我肯定是没用,我已经病入膏肓了”。倘若你沿着这些想下去,你自然会怀疑、沮丧甚至绝望。

是什么导致你沮丧这些负面情绪?正是你自以为“正确”的想法和认知。

许多病人对本书作者说“我不管其他成千上万的抑郁病人是否变好——我相信我的问题肯定是无望的”,作者写道:“这种断言,我每周要听上五十遍之多!几乎所有的抑郁病人都认为自己是特殊的,没有希望了。这种错觉代表了某种心理状态,而这正是你的疾病之所在。”

读到这里,如果你是这么想的:“以前没试过认知疗法,既然说得这么有效,也许我该去尝试一下,我只是生病了,而不是绝症,太好了,我又有希望了。”心情会不会好一点呢?

认知疗法是试图通过训练,让人们了解自己那些转瞬即逝的想法,了解这些想法是如何影响我们的心情,影响我们的决策,让我们认识到这些想法哪些是不正确的,通过转变想法来改变我们的情绪和行为。认知疗法有一套可操作的方法,比如如何记录一份你的思想日志,如何逐一反驳那些扭曲的认知,这使得认知疗法不似精神分析那样不可捉摸,难以实践。这本书虽然封面强调针对抑郁,但内容很广泛,基本上你若情绪异常,有些性格缺陷,它都试图帮助解决,比如你太容易发怒或很悲伤?你总是因寻求他人赞同而做个辛苦老好人?你太渴望爱而老是交些可恶的男友?你认为自己必须完美而活得太累?

用不够时髦的话说,认知疗法就是一种解构,解构内心那些摸不着、看不到的恐惧、虚荣。

(已刊于2011年4月18日《北京晚报》第40版。相关书籍:《伯恩斯新情绪疗法》,中国城市出版社,2011年1月版)

2 条评论

  1. 匿名

    不知道这本书的作者有没有得过抑郁症。感觉上是没有的。认知疗法对于一般人是有一定效过的,但对于真正的抑郁症患者来说,其理论根基就是不适合的。-“你的所有情绪都是由你的认知或思想创造出来的。”先不说这句话对于一般人(没有患任何心理疾病的人)的改善作用的局限性, 这句话本身对抑郁症患者就是极其不适用的,因为产生抑郁的这部分情绪并非来自认知和思想。抑郁症和有些抑郁情绪的正常人的根本区别之一就是正常人的情绪不好来自于特点的事物和原因,而抑郁症患者的不良情绪是没有任何原因和针对任何事物的。对抑郁症稍有概念的人这都是常识。
    再说说对一般人的模式。 除了认知和思想——情绪 这条线外,还有”行动——行动反馈——情绪——认知——行动”这种循环。在后者中实际上情绪是能影响认知的,而且情绪的来源可以是行动。而且前者这种单一的输入——强行改变认知在某些时候是很难持久的。总是有什么书上告诉我们某某某天突然悟到一个道理,从此改变人生。我不否认这种情况的存在,但想想它的普遍适用性,你觉得人人都会听到一句先知的话而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吗? 很多时候我们第二天就忘了,继续进入我们长期形成的第二天线的循环。所以与其指望哪次大彻大悟来拯救我们,不如突破第二天线从而形成良性循环。而第二条线中,最好的突破点可能是行动,良性的行动反馈能实实在在的带给我们最肯定真实的情绪,从而自发的改变认知,新得到的良性的情绪和认知合起来会自动激发再一次的行动。如此循环一次就已经给自己最肯定的答案和希望了。这比任何那些虚无缥缈的说教都来得真实和自然,当然如果认知有严重偏差而导致连积极行动都无法获得良好情绪的还是需要认知改变的。

  2. 阿古

    这本书的作者是否得过抑郁症,这个我不记得书中是否提到过,不过他倒是的确治疗过不少抑郁症患者。不少患者都有较明显的改善,认知疗法对抑郁症患者是否起作用,这个是有第三方的机构进行调查,结果证明,对于一部分患者,是有效果的,有些效果还非常明显。。
    所以,ls同学,说理论根基根本不适合,我觉得有些武断吧。
    “抑郁症患者的不良情绪是没有任何原因和针对任何事物的。对抑郁症稍有概念的人这都是常识。”这个,貌似并不是常识。我不知道,哪本书中,说抑郁症患者是没有任何原因和针对任何事物的。。我的印象中,是抑郁症患者会对许多常人觉得莫名其妙小事甚至只是一些小想法,反应过激而陷入抑郁。非常严重的抑郁症,似乎会无法做任何事情。但轻度抑郁和一般抑郁症,不至于任何行动都瘫痪吧。
    当然,抑郁症很复杂,大家也并不清楚其具体如何发生。我也不是专业,只能说说大致印象哈。

    关于认知疗法,我想ls同学似乎将之等同于,书中或他人讲述的大道理。大彻大悟来改变行动可能性是很低的,认知疗法,也并不是这个意思。对我来说,认知疗法目的更像是训练自己变成自己思想的教练,观察自己思想、认知的来龙去脉,当出现不合理的认知时,进行提醒,从而改变情绪,继而改变行动。这是无数次的细微观察、纠正、尝试的过程,而不是一次大彻大悟。

    就我个人性格和爱好来说,认知疗法,是我所接触的心理学派中,最适合我,对我最有效的。。当然对于别人如何,那不敢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