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拖心理成长会的战拖心理成长史

战拖心理成长会的战拖心理成长史(二)

文 / Sure 我要好起来 高地清风

蚂蚁来蚂蚁去的也有点累,现在我们换回人间视角。有意思的是,战拖会本身也像是一位“拖延者”,成立至今,全方位、多方面地体现了拖延的原因、特点和形态。每位参与者在参与的过程中充分融入了各自不同的拖延风格,也将自己平时不易察觉的思考方式外放了出来。战拖会克服各种问题发展起来的过程,也跟每个人的战拖经历、跟我们提倡的心理成长,一一暗合。

“拖延者”打上引号,是因为我们不认为有真正的“拖延者”。贴标签能带来便利,但也会自我强化。而战拖愈深,愈发现“症”是个虚的东西。有拖延行为,有拖延习惯,却没有真正无可救药的“拖延症”。

害怕失败?

战拖会从成立之初,就是个“拖延者”们组成的组织,当时就有人提出:几个拖儿们在一块做事情,会拖成什么样呢?能做成吗?其实这就是一种拖延的触发点。害怕失败是一种最常见的拖延成因。

当时的开创者们,噼里啪啦召唤出一句咒语,叫“心怀大希望,先做眼前事”。这句话不光可以贴在励志书里励志,其实也可以写在战拖帖中战拖。就算现在,我们回看那时的想法,那时的办法,那时牛犊初生而专注当下的心态,都觉得挺神奇的。

知易行难?

许多“拖延者”们都是思考、创意多于实践。为什么呢?他们在付诸实践时拖延了。战拖会的开创者们,几乎都是idea产生器,每天大脑里都像气泡一样嘶嘶冒出有趣的想法。有一些当时的活动和产品已经成为现实,比如线下读书会,比如拖延干预与自我成长团体,比如翻译出版的《终结拖延症》和《拖延公式》,比如网站和论坛……但也有一些idea或流产或夭折,包括曾经设想的“战拖维基百科”,也包括一个以“战拖大学”为理念的虚拟学习平台。

畏难时会觉得,成功很好,失败很糟。但现在回顾那些做成和没做成的事,会觉得两方面都是很棒的收获。无论如何,想做的事就去尝试,让没做成的事也为你提供丰富的教益,这个接近于《终结拖延症》 当中的“不败哲学”理念。

难以专注?

分心是“瞎忙拖”的一项重要特点。他们经常会在不同的任务之间频繁切换,非但效率没有提高,还被折腾得精疲力竭,主干项目也进展缓慢。战拖会在最初的半年里,迅速发展出多条战线,一度有QQ群4个,群体博客1个,豆瓣小站、公开组、私密组各1个。

当时看来,这些似乎都是必要的,都不舍得丢弃。但时间精力终归有限,平台不得不走向精简和整合。对许多拖延者来说,分清轻重主次是很困难的,这背后成因很复杂,从生理到心理都有。对陷于这种状况的人来说,学会清醒客观地面对时间,专注于最重要的部分,也许是必修的一课。

拧巴纠结?

有一种“宅拖”叫拧巴。对同事或老板有不满情绪,如果无法有效表达,可能就会通过消极怠工的拖延来对抗。由于“瞎忙拖”们冲劲十足,战拖会在工作规模扩张上算是很快的那种,但细节分歧也随之而来。严于律己的人,往往也会严于律人;固执于使用习惯和审美趣味的人,会为一个网站按钮的宽度和位置争论许久;对自己不满意之处,难免会投射给队友;“瞎忙拖”和“宅拖”的工作节奏也需要彼此适应……偏偏很多“拖延者”就是不擅长表达情绪,于是委屈在心中积累。

幸运的是,战拖会成员中,心理学出身的并不少。核心团队稳定之后,大家做了多次团队建设,彼此有了深入的了解。《拖延心理学》中有一句话:“一切都与爱有关”,而不同的人在表达和接收爱时,用的是不同的语言。能够翻译彼此爱的语言时,大家才发现,在争执背后,心其实一直连在一起。

有些事回头来看才更清楚。战拖会在某个阶段,几乎难以支撑,也曾非常不被看好。但她终究熬过困难走到今天。一个传播拖延知识、支撑战拖互助的组织,本身也在战拖;一项令人感兴趣的小小事业,它可以给你带来快乐,让你突破自己,做到以前不敢想的事;而我们其中学着沟通、表达、理解、合作,学着甄别和面对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东西,“把非生命的一切都击溃”(梭罗语)——这是我们的战拖,这是战拖会的心理成长。

(已刊于《门里》杂志。连载完成)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