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拖延症(二)

作者:邢哲

杀身之祸

比如被日本人当做民族英雄的坂本龙马。龙马是日本精神医学研究者最喜欢提及的注意力障碍(ADHD)疑似患者。而当代医学研究认为,ADHD正是拖延的主要病理因素之一。坂本龙马给后人留下的印象是不拘小节,喜欢新鲜事物,敢开风气之先,这似乎是ADHD的一种典型人格。在日本,他第一个提出“日本国”概念,第一个带新娘蜜月旅行,第一个使用万国公法与外国公司打官司并且胜诉。关于万国公法还有个典故是说,坂本龙马曾对友人说过:“今后在室内乱斗的情况会变多了。我喜欢小太刀,小太刀短小灵活,比太刀更实用(当时流行太刀)。”之后友人带了小太刀再见龙马,他却掏出来一柄手枪:“这比小太刀更具威力。”到后来友人又带了枪再见龙马,这次龙马掏出的是一部《万国公法》并说道:“手枪只能杀伤敌人,此书可以振兴日本!”

另一个经典的段子是说西乡隆盛曾对坂本龙马讲:“你前天所说的和今天所说的不一样,这样你怎么能取信于我?人而无信,不知其可!”龙马则说:“不是这样的。子曰:‘君子从时’。时间在推移,社会形势天天都在变化。因此,顺应时代潮流才是君子之道!西乡,你一旦决定一件事之后,就想贯彻始终。但这么做,将来你会落于时代之后的。”

这样一个紧随变化与可能的个性固然不会有“思维狭窄”的毛病,但是不可避免的副产品就是注意力多少有些涣散,当有人提醒龙马将有暗杀风险时,龙马并没有听取建议去避难,这种得过且过全凭见机行事的态度最终使龙马死于十分简单的刺杀。刺客堂而皇之敲门入室,从容上楼结果了这位时代骄子的性命。

遇到同样命运还有美国总统亚伯拉罕·林肯。林肯遇刺后的调查表明,林肯在遇刺前曾多次收到关于暗杀的消息,甚至本人还梦到自己被刺杀。当时总统将要观看话剧演出的消息被印刷在海报上。事发当天军队高官还极力劝阻林肯不要去。然而林肯此时表现得过于没心没肺,并没有把忠告当回事儿。于是,当晚警备也没有加强。事发时,负责在包厢外守卫的警察对看戏毫无兴趣,躲到另一个房间喝酒。包厢原本有锁,但此时已经毁坏多日。于是,刺客得以十分从容地开门进入总统包厢,平静的对美国最伟大的总统开了八枪。

深究下去,林肯在面对刺杀威胁时所表现出的心不在焉与他的病史不无关系。林肯同样是一位当今常被文章提及的ADHD疑似病例,他的小儿子托马斯(泰德)林肯更是最早被诊断为多动症(ADHD的早期说法)的人之一。另外林肯本人也是重度抑郁症患者。这些疾病能使人行事动机不足,面对重大问题应对迟缓。

左右历史

当然拖延不全是疾病造成的,某些性格取向会导致人过于拖延。与林肯同时代有一个经典的例子正好能说明这个问题。

当时北方军有一位著名的将领名叫乔治·布林顿·麦克莱伦。他曾是西点军校优等生。科班出身的他善于充分准备,由于系统改造了北方军队的后勤使他名声大噪,最后被提拔为北方军总司令。

可是新任将军在其后屡次被”不打无准备之仗”的理念所拖累。先是以准备不充分为由拒绝进攻而与总统闹僵,后来又由于过分谨慎不愿追击多次丧失胜利机会。直到1862年的安提坦关键战役中,他再度踌躇不决,最终在两倍于敌军的情况下错失全歼南方军队的机遇。战争因此又迁延三年才告结束。这一切摧毁了军政界对麦克莱顿的信任,最终使他被众口交贬,解除军职。林肯曾抱怨说“如果麦克莱伦将军不想好好用自己的军队,我宁愿把它们都借给别人”。麦克莱伦后来的继任者尤利西斯·S·格兰特将军更在战后挖苦说:“麦克莱伦是战争中让我感到最好奇的一个人之一。”可见,严谨、一丝不苟的准备有时是不能应付风云突变的战局的。在激烈的变化中完美主义往往显得不合时宜,这也是导致拖延的一个重要心理因素。

(已刊于《全球商业经典》,作者原标题为《拖延的八卦》。未完待续)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15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