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与完美主义

原文/作者:John Perry

译者:Annuska

很多拖拉客没有意识到他们是完美主义者。理由很简单:他们从来没做过完美的事情,甚至接近完美也没有。从来没人说他们做过的事情完美。他们自己也从未感到完美。他们错误地认为,完美主义者经常、或有时、或至少做过一件完美的事情。但这误解了完美主义基本概念。

完美主义是一种想象,并非现实。举一个我发作的例子。有一项工作交给我,比如,为一个出版人员审阅文稿。我接受了,可能是因为出版人员答应免费给我一些书,因此,我错误地以为肯定要深入研读,才对得起报酬。无论如何,我接受了。

我的想象油然而生。我想象自己写出了最棒的书评。我想象自己全方位、深入地研读了文稿;写出的书评让作者狠狠加大努力。我想象出版人员拿到报告后,说:“哇,这是我读过的最棒的书评。”我想象我的报告完全正确,完全公正,对作者和出版人员的帮助超出想象。

我为何想象如此丰富?上帝知道。或者我可能退缩了。或者我小时候,老爸没好好鼓励我。或者小时候,他曾有一次对我大加赞赏,肯定的,我干了非常拽的一票。或者,这是遗传。但这只是实践三部曲,没有心理治疗的事。(第一步是读《结构拖拉学》;目前是第二步;第三步,我还没想出来。)所以别担心,为何你我的想象如此丰富。关键是:如果你是一个普通的拖拉客,这类念头就会在你的脑海中萦绕。

这才是完美主义的确切含义。它并非做事真的完美,或接近完美。它只不过利用接到的工作,来满足想象,想象完美,或者很棒。

完美的想象如何引起拖拉?嗯,是因为做事完美非常不容易。至少,我认为不容易。或许,有一天,我做事可以完美,到那时,我才能肯定。但我认为就是不容易。首先,需要时间。还要有合适的环境。就说审阅这本文稿,我得仔细阅读。这要花时间。我肯定还得读一些参考资料——那些作者引用的资料,这样,我才能确定作者的描述是否准确、公正。我读过一些思想家的书评,他们就是这么做的;我钦佩他们。那些书评让人印象深刻。但我需要去图书馆,大量查阅,才能做到这点。嗯,如今这世道,谁都不愿意呆在图书馆。只要知道方法,也可以在网络上找到许多资料。嗯,我不知道方法。我知道有一个叫做“J-store”的玩意,可以让人在网络上找到很多思想期刊。如果你在斯坦福大学工作,通过学校图书馆就可以查到这些资料。但如果在家就能查到,那真是太好了。为了审阅,我可能还得工作至深夜。如果在家就能“J-store”,那还得弄一个所谓的代理服务器。我最好弄明白这玩意。

嗯,7、8个小时后,我弄成了代理服务器。或许弄成的原因是,我以前就弄过。更可能,每次我以为弄成了,电脑就当机了,或者黑屏了,所以我放弃了。反正我没干的一件事就是审阅。我可能花了一些时间,大致浏览了一下,形成了看法,但我真的还没审阅,甚至还没开始。我感觉象蠢货,当然,我就是蠢货。

然后呢?我干上了其他事情。很可能,文稿慢慢消失了,被掩盖在无关紧要的备忘录、信件、啃了一半的三明治、一大堆文件和其他东西的下面。(看一篇关于“扁平化组织“的文章)。我把审阅写进了“必须做”清单,但我从来不看这清单。接着,6个星期后,出版人员发给我一封电子邮件,询问何时能拿到书评。如果她以前和我打过交道,这封信会比我下保证交稿早一些。如果以前没打过交道,我会在截止日期后的几天内收到这封信。

最后,在此关头,我抓紧行动了。我的想象结构发生变化。我不再想象写出了史上最优秀的书评。我想象,让一个在牛津大学出版社纽约办公室的女子深感失望。我想象,她本来答应要交一份该书的书评,结果两手空空地参加编辑会议。“对不起,”她对老板说,“我指望斯坦福的那个家伙,但他放我鸽子。”“知道了,”老板说,“你被解雇了。”“但我要养三个小孩,我丈夫住院了,还没付按揭,”她说。“对不起,”他回答,“我要做生意。”我想象和这女子见面的场景:她尖利地瞪着我,“你砸了我的饭碗。”她说。

接下来,是作者。可能她的职位就指望出这本书了。可能是一本伟大的书;当职位还晃晃悠悠的时候,这本杰作就寂寞地搁在我的桌子上。或许有一天,整个思想界都知道这位优秀的人失去职位,是因为约翰·皮瑞压下了她的文稿——就象当年,物理学期刊的编辑拒绝了爱因斯坦的文稿。(我不肯定是否有过这样的事情——我得查查,但还没抽出时间。)

这时,我在文件堆、三明治、未拆的信件中扒拉,还小小地担心了一把(我把文稿弄丢了?我是不是该让出版人员重新发一份?我是不是该撒谎,说我以为已经邮寄了书评和文稿,但实际上,还在手提箱里,手提箱被贼偷了?)。我找到了。我花了几个小时,读了文稿,写了很中肯的书评,寄出去。

现在让我们来分析一下经过。首先,要注意,我是结构拖拉客,我利用了写书评的机会,去做了很多其他的事情。比如,我弄成了代理服务器。我的同事曾哀怨地说:“我喜欢在家就能‘J-store’,但我没时间弄代理服务器。”“哦,”我得意地说,“几星期前,我弄了。很好使。”“你怎么有时间弄?”他充满崇敬的说。我没有回答,但样子很得意。

其次,事情还算顺利。我完成了书评,出版人员保住了工作;对出书或不出书,作者得到职位或没有得到,都不算太迟,。当然,书评并不完美,但是很中肯。结构拖延看来还凑合。但我们是不是能做的更好?完美主义者的想象,只会带来精神折磨,浪费时间;我们能否避免?

嗯,我想我们可以,但需要一些自我克制。不用很多。为控制人的完美主义想象,需要做“工作质量治疗类选法”——这名字是我取的。(治疗类选法:根据紧迫性和救活可能性等因素,在战场上决定优先治疗哪些人,又称伤员鉴别归类。——译者注)

拖拉不过是一种借口,让自己能不完美地去做别的非完美要求的工作。只要离截止日期还有一段时间,那么理论上,我就有时间去图书馆,或者在家工作至深夜,能全面、学术的、完美地评价该书。但截止日期快到了,或者略过截止日期了,那么就没时间做完美的工作了。我必须坐下来,进行一项不完美、但中肯的工作。完美无缺的想象被彻底失败的想象代替了。终于,我干活了。如果我立刻坐下来,在文稿上花上4、5个小时,那么对我、对出版人员、对作者,事情变简单了。只要我一开头就接受不完美。我们怎样才能如此?

当你接受工作,必须养成强迫分析的习惯,想想不完美的得失。你得问:在此,完美有多大用处?比起仅仅过得去,完美能好多少?甚至潦草呢?你还得问:精雕细琢的完美,可能性有多少?还得问:对我来说,完美与否,有何不同?

很多时候的答案都是,不完美就可以了;而且,这也是我工作的方式。所以我宁可不完美,也不要拖拉到过期。我现在也是这么做的。

编者按:作者选择接受不完美,而不是检查这篇文章的拼写。你可能很开心知道这点。

5 条评论

  1. 前半部分感觉共鸣,不过 拖拉不过是一种借口,让自己能不完美地去做别的非完美要求的工作。 不完美就真的可以了麽??或许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