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重症拖延者到愉快的低效率工作者

作者:冰茶

4个月前,确切的说是2011年6月20日,崩溃边缘的我发现了战拖小组。我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注册,加组,开始了我的自救之旅。我知道了procrastination, 知道了散布在各个角落有如我一样的同病。我分析心理学原因,研读书和战拖帖子。不管对拖延没有实质性的帮助,在那段焦虑得想死的时候,我能够做一些正事,知道自己并不孤单,已经救了我。

那时我称自己为重症拖延患者,自我感觉是压力和动力的转换通道堵塞。任务积压,我知道要赶快做,不然来不及了死翘翘了,然而我就是不做。焦虑得要死也不能让我开始那貌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拖延的问题再严重,也只是慢性病。而拖延累积起来的焦虑感已经推我到了一步之遥的悬崖边缘,正要杀死我。于是我当时首先做的是自救,而非战拖。我试图跟自己妥协。既然把自己逼到崩溃也不能开始任务,我索性完全放松。我对自己完全没有要求,把自己当做重病号一样小心伺候,背着病床前进,见势不对立刻躺倒,自我安抚,因为太害怕回到那种焦虑崩溃的情绪中了。

我主要从以下点安抚自己:

我并不孤单,很多人跟我一样正在经受拖延症的折磨;
这个病是可以治好的,但是需要时间,要慢慢来;
最坏的结果无非是这个事砸了,被老板骂一顿,so what;就算老板因为这个事情把我辞了,so what, 并不是世界末日,我还年轻,还有足够的时间重新开始;
我并不完美,我有各种毛病,我接受这样的自己;
我正变得越来越好,我正在慢慢进步,也许慢的肉眼不可察觉,也许有时还会退步,当大体上我也还是在进步。
等等。。。

中心就是先确定,就算我完全不push自己,也不会怎样,然后再自个儿商量着,要不咱试着做做事,就跟玩儿似的。随时注意观察情绪,保持在放松状态。

这些东西也许并不好,但很适合我那时的情绪。于是我在一种类似哄孩子的状态中,完成了百分之六七十的任务。并不是很成功,但还算圆满。情绪大体保持稳定愉悦的状态。并在出差时找机会跟老板交流了一下自己问题,并探索了下有效的沟通模式并准备加以实施。

现在的我是一个愉快的低效率工作者。从重症拖延症到低效工作,我认可自己的巨大进步,但也很清楚,真正的挑战刚开始。因为我要适当的push myself, 势必不可能再保持这种程度的轻松愉悦,一定会再次面临情绪问题。


相关文章:

  • 目标越清晰具体越好吗?
  • 自律真的能给你自由吗?
  • 独自一人居住,应该如何保证自律而不陷入拖延?
  • 想克服拖延,绕过这六个大坑
  • 为了克服拖延症,我录了六段录音给自己

  • 2 条评论

    1. 真的很有共鸣。当初徘徊在崩溃边缘的那种痛苦不堪回首。5月份注册,试炼,咨询,读书,不知道哭了多少次。庆幸的是6月底的时候有了两个月的长假,终于缓过一口气来。
      真正开始战拖的日子相信不会再有那样巨大的焦虑了,这将是一个不断进步的过程。加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