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子晚报:治疗“拖延症”,网友开妙方

(按:《扬子晚报》对今年首届“拖延节”的报道,刊于2011年6月3日。原文链接

“你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感觉?当那件被拖了许久的事情终于完成,那种轻松畅快的感觉仿佛被炎夏酷暑煎熬半天之后,终于喝到了清凉的冰水。战拖可以是沉重的、严肃的,战拖也可以是突然轻松的、如释重负的。这事是拖了,但无论如何,我还是把它完成了!”拖延症是小伙子大姑娘们的通病,而怎样“战拖”已经被光荣提升到了和“战痘”一样重要的技术层面。豆瓣网友就发起了“拖延节”,招募广大“拖友”一起来战拖。

拖延节怎么过:“公示”让群众来监督

按照“拖延节”规定的法则,拖延节的过法其实相当简单,只需要开帖或者上传图片,把在拖延节这天拖延了但是最终完成了的事情“公之于众”便可。发起人“高地清风”在“节日规则”里这样写到,“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可以是写完搁浅数周的方案书,也可以是发出一封拖了好久的邮件或书信;可以是校正枯燥乏味的模型参数,也可以是到健身房去,给年初订立的锻炼计划开一个头。”同时呼吁,拖延节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大家在拖延节这天头脑发热打鸡血做事的同时,也得注意适量,保证能够真正完成。“要的是如释重负的感觉,保证快乐过节。”

网友“俞晓”在拖延节这天就“身先士卒”的暴晒出了自己度过拖延节的方式。俞晓给自己规定的“作业”是一本《教育哲学通论》的阅读计划。“《教育哲学通论》691页,10天读完,完成笔记。不是强制要求读的,又比较厚,就放着放着放着快一周多了还没看。”他勇敢的暴晒出了自己的阅读周期,在5月31日之前终于读完,虽然比预定周期多了4天,但是至少是顺利完成了预定的任务。“俞晓”还总结了自己的“战拖”心得,“划定确定的时间,每天有定点儿去完成任务。我习惯晚上八点到十点阅读。第二天早起复习补充笔记。阅读前沏茶、钢笔、纸本,培养条件反射。”

拖了又拖:大家都在拖延些啥

招募帖一出,将近1000位网友蜂拥而至。而大家拖延的事情也是五花八门,“写一封在一个月之前就答应写好的信。这也好像是人生中第一次写信。”“下定决定断网,开始冲刺北京大学!”一位网友也毫不犹豫的暴晒出了自己的论文,《心理健康与自我发展》,并且加上了图片说明,“拖了6周了,再不完成就可以去SHI了。”而豆瓣网友quanquan在拖延节这天的“志向”就比较无厘头,“把冬天的衣服拿去干洗,再不去就又是冬天了!”

除此之外,考驾照、整理文档、写小说甚至是寄明信片等鸡毛蒜皮的事儿都成了网友们“拖延”的中心。“所谓的拖延节,就是让我们找个理由来加速昨晚手上的事儿而已。”网友“我是丢丢吖”对于鸡毛蒜皮的拖延有着自己的深刻体会。而“我是丢丢吖”自己也是个重度拖延症“患者”,“每天顶着好几大段的翻译作业,却不停的在电脑前面刷校内刷微博。一不小心晃一晃时间就过去了。”

“拖延节”让不少网友看到了生存的希望,虽然豆瓣版主“高地清风”把拖延节定在了每年的5月15日,但网友们却觉得“不过瘾”,一位网友甚至“厚颜”提出,希望每个月的15日都能过一次拖延节,“就当是给这个月自己没做完的事儿大扫除一次,挺好的么。”

“论文季”:教练帮你“战拖”

拖延节的周边产品便是一个名叫“论文季——论文困难户看过来”的论坛。这是“战拖会”论坛专门针对毕业生困难户“热爱”拖延论文的毛病来“对症下药”的新一轮教练计划。如果你的论文deadline迫在眉睫而你的论文还没写到一半,如果你现在拿着鼠标不断打开网页却不知道自己究竟想看什么,如果你现在最怕的就是别人问起你的论文进展(尤其是老师问起)、并且张大嘴巴惊叫“你还没写完”, 如果你每到零点才觉得自己又虚度了一天必须干些什么、从而变成“晚睡强迫症”请自觉到“论文季”的论坛中报名,并按照一定的进度定期汇报进程和签到,通过拖友们的在线交流来达到“战拖”和顺利完成论文的目的。

记者在论坛版块“战拖乐园1”里找到了一位拖友的汇报帖,“儿少卫生学deadline:5月24日答辩。论文大概要19-20日送审,而实际上5月初很多人已经写完了,像我这样没写完的寥寥无几。”随后这位拖友“飞天红冢”也及时汇报了自己的行程,“现在我的情况是:引言部分大量缺乏国外资料,结果部分只有简单的单因素分析,还没有进一步计算。我想说的是:我感觉拖到现在很对不起宽容我到现在的老板。”下文还标注了自己的教练叫“阳小邪”,并在5月13日对帖子做了最终的修改,“已完成论文。”看上去是有那么点靠谱,你说呢?

(记者:杨甜子)

1 此处系我们的旧版论坛,应为“战拖学园”。


相关文章:

  • 财经天下:不出点血,治不了重度拖延症
  • 健康时报:战胜拖延不简单
  • 答《暨南研究生报》记者问
  • 【沪江英语】“战拖会”创始人高地清风:我们都是拖延症
  • 战拖会接受健康卫视采访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