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不靠谱“主编”语——就知道吃

有一点,这一篇姑且叫做东西的东东,如果看官您是:一、吃货,纯的;或二、打酱油,纯的,那都可以继续看下去。

还一点,这一篇姑且叫做东西的东东,大概算不得是“主编”语。

不废话了。

 

这两天不知为何,思乡或者说思乡里小吃的吃货的心又悸动了,所以打算硬扯出一篇还能跟拖延啊、成长啊挂上边的东西,真是难为我这个吃货的脑子了。

虽然现在不明所以的在帝都开始工作了,但时不时的,我还是会怀念一下家里那个小县城中的各色小吃,想想都流口水。我家里那个地方,五湖四海哪里的人都有,菜也没个固定的风格,大多是随大厨的风格走。所以,地道的大菜往往流传的不多,一来大家都是二把刀,顶多是到对烹饪颇有些自己小心得的阿姨这种段位,像水煮鱼这类刀工考究的菜,大多飞不入寻常百姓家门。从小记事起,到大学离开家,我的记忆基本是被小吃串起来的,小学时的凉皮,初中时的凉面,高中时的米粉,那真是啧啧。

 

先说凉皮,有没有搞错?烂大街的小吃?还真别不服气,当心汉中来的娃儿一板砖过去。家里的凉皮想来是改过的,并没太多红油,后来经扫盲,汉中的凉皮也不都是红油的,我目光短浅了。且说回我家的山寨版凉皮,自家做的面皮,爽口弹牙,晶莹剔透,米香扑鼻;自家揉的面筋,色泽金黄,空隙巨大,一望便知是经过反复揉捏,没的偷懒。调制汤汁用的原料,平淡无奇的紧,醋、酱油、蒜汁水、姜汁水,无他,朴素的可说是简陋。

但,醋归醋,并非如大多小餐馆一样,用酱油和白醋勾兑出所谓陈醋,用的乃是天津香醋;酱油归酱油,用的是本地产的酱油,没的偷工减料;蒜汁水,蒜,不是拿个菜刀一顿猛剁,真是一下下捣出来,才加水冷藏;姜汁水,要保证倒出来的水里不能有大块姜,也是事先要精心研磨处理一番。这四味单论起来,怕是只有醋可被划入“可口”的饮料,四种东西混合而成调成的汤汁,稍不留神就喧宾夺主,失了凉皮的米香。但当我用筷子夹起那吸饱了汤汁的面筋,甫一入口,化腐朽为神奇,一佛冲天,欲罢不能。那谁谁,注意点口水,眼见着掉键盘上了。

最后有一样,就好像奶油蛋糕上的红樱桃,抹茶慕斯上的抹茶粉,没了这样东西,凉皮就不能被叫做凉皮了,何物如此画龙点睛?油辣椒是也。蜀地人挑干辣椒,一要肉厚籽少,二要色泽明亮,这样炸出的油辣椒红的透亮,隔着一里地闻到都能找对地方。家里的油辣椒,不紧选料用心,还掺入了五香籽及罂粟壳,吃一口就上瘾。

无奈的是,小学未毕业,这家凉皮已经不卖了,老板据说回老家去了。现在的我只好在无数的凉皮摊中寻找往日的味道,而大多数的寻找只换来了一丝“思想有多远,我就能把你扔多远”式的惆怅,也让我明白那句话的真切“过去的都是过去的。”

 

再说凉面,有没有搞错?又烂大街的小吃?还真别不服气,随便来个川妹儿就火辣得让你冒热汗。四川的凉面种类繁多,有的做起来也颇为复杂,家里的凉面想必也经过“本土化”,我外企哦亲,所以我分辨不出它的前生今世,就知道一样,好吃!好吃得无以复加!这大概是我们初中时混迹各种电脑厅之余的灵魂安慰了,下课之后将书包远远得甩在床上,二话不说飞奔出家门,直杀到凉面小铺子“阿姨,大碗再加一块钱的”,以光速塞到肚子里后,放下钱“阿姨,走了”,再杀奔电脑厅,开局星际,这美好的日子啊。凉面的做法较之凉皮要复杂的多,大抵同蜀地人比之西北人要精细干练些有些渊源,只讲“芝麻芽”-我姥姥语,一种先将芝麻铺一层在铁锅上烤熟,再用擀面杖磨成颗粒状细粉-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弄好的。我一直觉得,对于细节精益求精,是沿袭了老一辈手艺人的风骨。这家凉面现在还在卖,老板一直还是那个阿姨,我一去她总是笑着跟我打招呼“来啦”。离开家乡回帝都,我总要去吃碗最大碗的凉面,再带个五袋十袋的分给帝都里家乡来的朋友。

“阿姨,给拌五大碗,汤分开放。”

后面的老兄抗议:“一看就是上外地的,买起来没个够。老板那啥,先给我拌一大碗我先吃着呗。”

……

凉面,战拖会中有几名童鞋也是尝过的,大家的反响还是不错,但想来也不会有我觉得那么好吃,并未带着那份往日的味道去体会吧。(太厚脸皮了,一碗凉面都敢装沧桑,这世道啊。)

 

米粉打底,有没有搞错?还是烂大街的小吃?还真别不服气,随便来个湘妹子、广西妹子、川妹子就能晃晕你那馋的发昏的眼睛。家里的米粉吃过好几年了,待我去了长沙读书,发现一点津市牛肉粉的影子都没有,弟弟去四川上大学,也说不像,在帝都吃到过桥米线,更没这琳琅满目、活色生香的光景。就一碗粉,上面撒了些豌豆,姑且叫豌豆粉好了,欢迎扫盲。原料也简单,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棒骨熬制的高汤,剩下的就是些寻常超市货,在这个动不动百年老汤干锅鸭头的时代,简直就像是大学里大大咧咧的女学生,迎面撞上了风情万种美熟女,不说高下立判吧,至少后者人家紧着捯饬呢。ps,我还是喜欢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简单,美好。

高中时,天天米粉当早餐,我总陷入一种尴尬境地,究竟是狠下心再来一碗呢,还是赶紧出门骑车,赶在上课前到教室……

 

说起这几款小吃,肯定都不如我家乡正宗得简直太正宗,简直全国人民都知道的驴肉火烧出名。但一来呢,我这人吃太好的东西爱起腻,二来呢,驴火挺贵的……凉皮、凉面、米粉只能算得小吃,甚至不是精细异常的小吃,只是用心去做一件事而已。但里面透着点大巧不工的意思。记得小时候看过一个日剧《美味小天王》,SMAP领队中居正广主演-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很老的片子了,我的年龄又暴露了,唉,ps,日剧啊,莉香啊,小南啊,如果你没过过宅男且为老宅男的日子,你不会明白我在说什么。-片中他的师傅帮一家快倒闭的老餐馆看店子,不想来了位很厉害的海产供应商,因为餐馆败落,这家供应商不想再供应最好的海产给餐馆了,供应商老板是个老者,想最后给这家曾经给他留下美好回忆的餐馆一次机会,带了一条价格不菲的上等河豚来。中居的师傅果断迎战,无比精细的做好了河豚,但当要装盘时才发现,精美的餐具已经被锁起来了。他师傅果断冲到餐馆后院,像一位武者那样以一刀斋的姿势砍倒竹子,并现拼成一件大巧若拙的餐盘。将河豚拿给老者品尝过后,无论河豚还是餐具,都获得老者的大加赞赏,餐馆的供应得以保存,餐馆也得以复兴。印象中的日本文化,以小而精为主,像如此大巧不工,也是游刃有余之使然。

 

罗里吧嗦了这么多,看来说起吃来我还是灰常之有怨念啊。我的凉面~我的米粉~要这篇作为什么高考题目,命题作文之类,大概会被老师直接大红字批个文不对题,思路混乱,驴唇不对马嘴,狗屁不通等等……不过我想说的是,也许在吃上面追求细节是件比较无聊的事情,但这也是生活,是美好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不能否定。我们不是卖小吃的,但小吃里蕴含的文化,我们同样不可否认。大家各司其职,有人认认真真的做好小吃,那就该TA卖的好、口碑好;有人认认真真对待生活、工作,那就该TA有积累、有收获,即使不能获得什么实惠,但至少是在自己的价值观上持续的迈进,心安理得、怡然自得。

祝大家,都能找到自己喜爱的凉皮、凉面、米粉。


相关文章:

  • “末日”卷首语——战拖:从治愈到玩乐
  • 六月卷首语——为革命保重身体
  • 六月不靠谱“主编”语——六一
  • 五月不靠谱“主编”语——辛劳
  • 四月不靠谱“主编”语——吃辣好刺激啊

  • 7 条评论

    1. avatar

      自己的沙发,一定要抢。
      大家有时间、有精力、有冲动,就在bbs中像我这样blabla家里的美食呗,让我这只有吃货心没有吃货胃的老男人吃货过过眼瘾、流流口水也好啊……

    2. avatar

      你那句“那谁谁,注意点口水,眼见着掉键盘上了”简直太“惊醒梦中人”了!!让我在狂吞一大口口水的同时惊叹着“你怎么知道!”
      另外,主编的文章越来越深入浅出了啊~其主旨跟我近日领悟的颇为契合,可谓“大快我心”:)

    3. avatar

      看完。忽然很想吃生鱼片。切好的新鲜三文鱼片,不要太薄,用筷子夹起一片,一边蘸清淡的日本酱油提出鱼肉本身的甜味,另一边蘸芥末去除腥味,放入口中,细细咀嚼,感受鱼肉的柔嫩鲜滑,用舌尖品味两种蘸料下的不同口感,美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