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催眠

3月6日,水空影联系心理咨询师刘朝莹,为大家举办了一次催眠体验活动。以前在水团时水空影给大家催眠过,我觉得很有意思,所以这次也高兴地来了。

来到“万生心语”,好家伙,一个小小的房间装了二三十人,挤得满满的。刘老师先给大家做了几个好玩的小测试,首先都要闭眼、深呼吸,这是为了放松,放松是催眠的必要条件。 然后老师请大家将双手平举在胸前,掌心相对,想象两个手掌间有一块强力磁铁,它将你的两个掌心往中间吸引。有的人能真的感觉到那股强大的吸引力,他们的手会逐渐并拢、贴紧,无法分开;而另一些人则可能没有感觉——前者就属于催眠敏感度比较高的人。另外还有举起一只手,想象手上绑有巨大的氢气球将你往上拉;再就是想象你的眼睛被强力胶粘住了,无法分开等等。

我刚好属于催眠敏感度较高的,我和另外三位童鞋被请上了台,配合老师演示催眠。刘老师问我喜欢哪里,我说西藏,她接下来给我的指令就是:“你坐飞机到了西藏。”然后就把我放在那里自己放松,去给其他人做工作了。当时我没有别的念头,我想我只要跟随老师的指令,而且我很乐意在精神上游历西藏一番。我不需要刻意做什么,只需要放松身心,自由地想象到了西藏会是什么感觉就行了。放松对于催眠是很重要的,放松这件事,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试想坐在一间挺拥挤的屋子里,面对一群大部分不认识的人,压力还是有的,自我保护意识较强的人在这种情境下不容易放松;不过我一向算是比较容易放松的,所以还好。我仿佛真的到了西藏,走下飞机的舷梯就看到了醉人的蓝天,阳光很耀眼。我变成了一个藏族姑娘,编着几条发辫,头上戴着蓝色的饰品(从一个朋友拍的照片上得来的印象),穿着裙子,于是我很开心,笑了起来,接着就有想唱歌跳舞的欲望,忍不住在椅子上手舞足蹈起来——但是,我知道自己正在一间坐满了人的屋子里,觉得这样手舞足蹈不大合适——但我又真的很想歌舞,只好想了个折中的办法,那就改变自己的心念吧。于是我做了几个深呼吸,改为想象另一个场景,一个帅小伙在对我深情地唱情歌(别笑我啊……),这样我就安静地倾听起来。然后想去湖边,于是想到湖水,蓝得像是“一片蓝天落了下来”……

正在湖边,刘老师过来料理我了,她重新叫我放松,让我数数,从一数到五,数出声来。我照做了。她说:“你再数一次,但这次是数成‘一、二、三、五’,我拍你三下,你就会忘记三和五中间的数字,即使你能想到,也说不出口。”这样做了之后,老师问:“2加2等于几?”我想了想,心里知道是4,但却说不出口,迟疑了一会儿,说我说不出来。老师再问:“7加7等于几?”这次我说出口了是14。看来我达到的催眠深度不够,老师就叫我下去了。

后来反省一下,这是因为当时我对催眠领会还不够,没能全力跟随老师的指令。我一边听着一边想:“明明是4啊!叫我怎么忘掉呢?”我当时把催眠理解成“被咨询师催眠”了,以为咨询师能施什么魔法让我忘记,我忘不了就说明你的魔法不灵。其实应该是自己的心念主动跟随,什么也不用想,只需照她的话做就好了,我只要相信我真的忘掉了就行——然后就真的会忘掉。这也澄清了我认识上的一个误区:催眠不是“被”催眠,任何指令都是经过自己的主观才起作用的,其实是自己主动接受催眠,或者说是自己给自己催眠。

有位男孩进入的程度比较深,老师给他取了个新名字叫“张俊”,后来问他叫什么名字,他想不起自己的真名,说自己叫张俊。后来他说他当时心里非常纠结,觉得这两个名字在打架,他心里甚至还冒出了第三个名字,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叫哪个名字,最后“张俊”胜利了。

最后还展示了催眠中常见的“人桥”。一个女孩躺在地板上,老师对她说她是钢板,她的身体就变得非常硬,大家把她抬到两把隔开的椅子上,然后一个人站到了她身上,她承受一个人的重量没有问题。

 

不少人问:为什么要催眠?它对我有什么用呢?经过这次催眠体验以及听老师澄清了关于催眠的诸多误区后,我想的是,催眠确实很好玩,可以产生一些神奇的效果,但重要的是,当看到我们的身体有这样巨大的潜能后,我们可以怎样利用它呢?

之前我从一些资料中得知,人在催眠状态中并没有失去意识,而是意识窄化了;催眠中的人其实非常清醒,只是不去关注无关信息而已,关键是要达到一种专注。催眠有助于我们与内在的自己沟通,而且这时你可能排除了心智中的干扰,反而非常清醒,能看清自己内心的方向,平时疑而不决的问题可能一下子就清楚了。其实我对催眠感兴趣就是为了接近自己的内在,以后再加练习应该更能达到这个目的。

那次催眠的感觉,我觉得真的很舒服。我用“想象”这个词还不够准确,实际情况是我一想到在西藏就真的觉得自己在西藏,身心获得的极度愉悦跟真去了西藏是一样的,所谓“身未动,心已远”。就像做了一个好梦,不想醒来了。从催眠状态出来后,我仍然非常舒服,因为身体记得刚刚的美妙体验——强调一下,不是大脑而是“身体”记得!

我想催眠的经验也可以用于许多事情上,比如咱们关心的头疼的“战拖”,呵呵!当你疲劳的时候,它可以帮助你放松;当你正在拖延时,心绪可能非常烦乱,头脑中充满了各种念头,很可能还是自我否定的念头,催眠可以令你的注意力回到当下,令你的心清醒,拨开杂念的迷雾,找到自己真正需要的东西。比如我是一个自我价值感偏低的人,不够自信,“妄自菲薄”,面对一项任务时,我内心深处的声音是“我完不成它”,可想而知,一个对自己有这样判断的人实际上也很难完成任务。接触催眠后,我尝试放松,利用催眠给自己发出指令:“你可以完成,你是有能力的。”真的会发现自己内心的力量,发现我真的不是自己以为的那样弱小!

虽然我对催眠只是知道一点点,我也不是学心理学的,我对自己做的可能称不上真正的催眠,但至少我感到了实实在在的效果,这就够了。:)

   


相关文章:

  • 战拖会在芒果台向你发出召唤!
  • 《扭秧歌》杂志“什锦青年饭”活动,天津的拖友们看过来
  • 你是“靠谱作者”吗?
  • 500字换一本书,《终结拖延症》赠书啦
  • 战拖会一岁啦~出来出来,都出来

  • 2 条评论

    1. avatar

      真的很强大~
      虫二对催眠的理解好到位的~其实就是一种帮助自己靠近自己的方法吧,我们通常不大容易做到倾听自己,催眠是一种途径而已。
      其实真的“所有的催眠都是自我催眠”,催眠师的指令之所以要很具体(比如具体到左手、右手怎么样),是因为这样的语言被大脑接收到以后,会自动跟身体联结,从而作用于你的身体。当然,所谓敏感度,就是这种联结的敏感度吧!
      不过催眠师真的没什么魔力,他们说的也都是人话而已。就像我们每天跟自己说的无数句“内部语言”一样,比如“我肯定要拖到最后了”等等,这样的话我们每天重复,已经对自己催眠了数年了。
      所以,改变“内部语言”,对自己有意识的进行另一种积极一点的催眠,一定会对战拖有好处的~~
      欢迎虫二进一步分享感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