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症——我的小冤家

这个。。这个。。要紧贴主题。。还真没啥新东西。。我先发旧文。。test一下功能。。

——————

我有拖延症。

你知道,这不像说,我有自闭症!那样有范。自闭,在传说中,和天才沾点亲。而拖着事,死不做,对人们来说,只意味着懒惰,幼稚,没有毅力,不能自制,爱找借口,这些都是千百年被唾弃的弱点。 

在任何一个精英极权的世界里,我们都要被人道毁灭吧。我不怪他们,有时我也想把自己人道了,如果我意志够坚强。所以一般,我不告诉别人——我有病。

我有拖延症。他们说,不要贴标签了,医学并未承认,你不过又一次找借口。于是我踌躇犹豫彷徨唯诺起来,也许可能或许maybe我是在找借口吧。我们特别擅于反省和自责的。

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里,我只能确定一点:头一次听到这个称呼时,我像听到良性肿瘤判决那样欣喜。原来我病了,我还有救,我们还有救,一直以为天性如此呢。我以救世主的姿势,以开启天堂的口吻,向好友们宣称,你们都得病了!

众人兴高采烈地庆祝,靠!我他妈病了!即性感又动人。

以前认识的,以后认识的人,很多都不认为我有病。你他妈那么积极,那么彪悍,那么刀枪不入,你要拖延,我们还活不活了。

他们不知道,为了像个正常人,我得费多大劲。拖延症是意志瘫痪,知道要做什么,只是做不到。就似穿上千斤盔甲,抬个手指头,都要使出吃奶的劲,还要装的轻松自若。

我从不厌恶自己,我只是一头认命的烤猪,在火焰上,滚来滚去,难以安生,虽然永远烤不熟,但我想,我生来就是烤猪,一直在焦灼焦虑中炙烤是种职业素养,这就是传说中的命。那个神话中不停朝山上滚石头的笨蛋,总让我很安慰。有了哲学高度,我是很超脱的。烤猪。

当我知道自己不是一只猪,更不是一只烤猪时,大家可以理解我投胎转世做人的感觉吧。

我不想聊为什么得拖延症这玩意,人人都有一本难念的劲,成人多动症啦,义务被学习了十几,二十年,成了不能当主人的奴隶啦。

我也不想聊这玩意带来的苦痛,人人都有一册血泪史。失去好的工作机会啦,不能毕业啦,没有女朋友啦,抑郁症啦。

我也不准备聊如何治疗这玩意,人人都有一套方案,自我记录,心理咨询,认知治疗,时间管理,互相监督。

在好转之际,我想聊聊,拖延症在我生命中的角色。

在我不自知的时候,我是它的人质。那么后来呢?对手或朋友?既没前者那么敌意也没后者那么友善。如今有一种美化拖延症的倾向,好似有这毛病的人,聪明、敏感、自尊心强。我总觉得这像得斯德哥尔摩症,爱上绑架者,屈从于强势,就不用费心改变自己了。

耶鲁开放课程《心理学导论》说道,常常有种误解,认为人身上的一切都是进化淘汰而来,任何部位,任何功能都有用。比如眼睛、认知系统。但是,有时只是一种意外副产品,比如人老了的背痛、打嗝。

我想,拖延症也是一种意外的副产品。

聪明、敏感、自尊心强,高追求,负责任,这些都是好品质,但拥有这些并不一定得拖延症。反正不知哪岔了气,该你倒霉,拖延症是应对外界是一种过激的反应。既然是副作用,既然是过激,那还是想办法缓解的好。

小时候看过一部电影,有个女孩从小穿着一双不准脱下的铁鞋,后来她轻功比楚留香还好。我很羡慕。拖延症对我而言是一双铁鞋,倘若你不练功,不够强壮,就会被它拖垮。但你也可能因此成为武林高手。

治疗拖延症,是充分了解自我,和学会与自己对话的绝好机会。同事说,公司里有两妖精,我荣幸成为之一,大概是说,承受压力上颇有妖气吧。经过烤炉的磨练,能力是要强些的,悟空大哥不也是如此么。

拖延症还促使我改变周边环境。对不喜欢的事,对不擅长的事,比常人更敏感,更受折磨,于是也会比别人更有勇气,更不怕辛苦,改变现状,追求期望。

拖延症让我更懂得与己相处。与其不切实际的幻想能摒弃诱惑,不如创造出无需控制的环境,比如不上网。与其异想天开地巴望自己能定时打扫房间,不如请钟点工。不要考验人性,到哪儿都适用。

拖延症让我对他人的缺点更理解更宽容。他们不一定甘心如此,也会身不由己。

我有拖延症,如今,它不怎么给我带来困扰,我像穿一双便鞋那么轻松自在。但我知道它仍然潜伏在我的血液里。它还会经常窜出来,说,喂喂,你应该做得更好点。你应该让每一个人喜欢你。我学会拍它头一下,“鬼东西,你少来了。”

又恨又爱又离不开,难道是小冤家?


相关文章:

  • 从《我们15个》,看“中国人的集体拖延症”
  • 如何SAY NO
  • 学习和成长往往只是一种冲动
  • 机器人Wall-E是我们拖延症患者的偶像
  • 碎片时间里的瑞士奶酪(一):梳洗/行走篇

  • 6 条评论

    1. avatar

      阿古文章,不可错过。坚决首页。

      仿佛又看到了阿古去年来北师大,在我和水空影面前,像面对电视访谈一般侃侃而谈的样子。

      阿古作为非生物学非心理学专业人士,对拖延的进化起源有着这么深刻的理解,让我非常佩服。至于到底是不是“适应”,我们可以认为,拖延有许多不同的种类,有的属于过去的“适应”变成了现在的“不适应”,有的属于与适应关系不大的副产品吧。

      无论如何,认清自己真正想要的,从这个意义上定义适应与否,才能真正分清何谓真正的拖延和真正的适应吧。

      (前一段休假期间学习横肉老师断网,多少体会到那种“清澈明媚”的感觉,也发现很多时候,我们对拖延甚至根本没有一个经得起推敲的定义。——这件事,别人不做,我们来做。)

    2. avatar

      让我想到《美丽心灵》,虽然纳什始终没有摆脱精神分裂的疾病,但他已经学会如何与他相处了。这篇文章给我很多启示。以前总想着要彻底摆脱,现在觉得,也许重点是如何处理与它的关系,它的存在也可以时不时地鞭策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