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条评论

  1. 水水说曾经试图把家庭治疗运用到拖延团体中来,想想可能会搞得很复杂,就暂时没有用。凭我现在对家庭治疗的皮毛了解,我觉得可以有呵呵;就算咱们这次没用上,以后水水也可以朝这条思路开拓一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