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空间》:梦境是一场走神型拖延

很少重看一部电影,《盗梦空间》却是个例外。这部电影里,有着太多太多隐喻,让我反复感受到一种从灵魂深处被看透的感觉。

比如梦境,比如时间,比如悖论(paradox),比如“反冲”(kick)。

 

比如梦境。当这个概念接通到我身上,它指的是我的走神。在一个又一个人或事那里无法坚守,一不小心就疏离——那种最顽固最不易挣脱的梦境,是我作为ADHD进入“沉迷时刻”的那种深度沦陷:梦境就是一切,哪管洪水滔天;如果这是梦,我愿长醉不愿醒。ADHD高度专注的那种沉迷,构成我最强力和持久的那种拖延,就像进入第四层梦境,进入自由创造的自在境地,却承受着一不小心就堕入混沌的潜意识边缘——迷失域(limbo)的危险。

比如时间。让我最羡慕片中世界的设定在于,梦中时间的流逝,与现实时间是不相等的快慢。现实中的一个月,梦中就是一年。倘若是梦中梦,时间汇率更是连乘。但从脑生理角度看,这毕竟只能存在于科幻。现实中的分心走神,抑或是陷入一场沉迷而难以自拔,就远没有这么幸运。冷冰冰的事实在于,在分心走神中耗费了多少时间,我们就流失了多少生命。

比如悖论。A比B高,B比C高。那么A就比C高。这是欧氏空间里的公理,不证自明。但在现实中的诸多领域,A未必就会比C高。这就是悖论,是现实世界对欧氏几何开的玩笑。西经179°其实是位于东经179°的东边,这是地球对“天圆地方”的幻觉开的玩笑。一心追求完美,却因此迟迟不能开始,拖延不前,这是拖延症对刻板、僵化、适应不良的完美主义的玩笑。效率高昂、大呼过瘾、号称已经“战拖成功”,却因为一次拖延的反复而垂头丧气,甚至完全否定之前的成果,这是“感冒式”的拖延事实,对“大病式”的拖延认知的玩笑。懒得出门去图书馆或办公室,期待在家工作更节省时间,却把剩下的时间都赠给了瞎忙拖延;或者是怕麻烦不肯在电脑上开专门的工作账号,于是每次干活都空耗了大量时间用来娱乐;这都是内心有多个“小人”在争吵的事实,对“单一自我”这种肤浅认知的玩笑。这些玩笑统统都是悖论。解决悖论向来都要依靠耳目一新的视角和维度,才能柳暗花明。那时候你才意识到,你是生活在谁的梦境里,被哪个造梦师所愚弄。

比如反冲。当分心走上不归路,走神走到世界末端,却还在流连忘返,那种拖延,就像是堕入迷失域(limbo)一样危险。这种时候,只有一脚反冲(a kick),才能把我们踢回人间。反冲常常意味着外界的干预。这对一些自尊心强烈、或者过分敏感与独立性或控制权的ADHD们来说,并不容易接受。ADHD们在对抗性的情绪中,反而会因为这种挑战性而有全神贯注感,这种感觉是另一种吸引他们的东西,让他们可能对“拒不服从”上瘾。这就陷入了另一个悖论——前边所说的单一自我的悖论。烹小鲜若治大国,单一的“自我”并不存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争吵不休的议会,开明的派别和傻逼的派别斗得昏天黑地。“万方多难此登临”的时候,最高元首——自我意识却以莫须有的“自”尊为由,拒绝外界的援助,这岂不是昏庸透顶。让内心的“开明派”承受这种亲痛仇快的结果,难道“开明派”就不是我们的“自我”了吗?更何况,他律与自律并不矛盾,他律未必会妨害自律的养成,相反,他律的压力一旦形成习惯,就如同钢水铸件冷却下来,自律也就随之而来。明智的人,会接受来自外界的恰当支持,就像从拖延的梦境中,及时地反冲而出。(用好起来的话说,就是悲壮、华丽而史诗地“抽身而出”)

 

参加水空影咨询师的拖延干预与自我成长团体时,有一段冥想练习。水老师引导我们乘坐时空隧道到达生命的终点,想象自己在那个时刻是什么模样。影片中齐藤皱纹密布、老态龙钟的形象立即映入脑海,仿佛因为拖延误入迷失域的自己,在追悔莫及的情绪中,孤独地度过余生——原来,拖延就是那些陷阱密布的无尽分岔路,而梦境,就是一场走神型的拖延。

 

(本文共计消耗3只番茄,其中两只普通番茄重量均为25min,一只超大的重量是64min。12日晚,与仕卓实验“平行番茄法”记)

3 条评论

  1. xflash

    Inception 的含义确实多 看了确实让人深省

    对了zhantuohui有没有离线的版本? 我想下载下来慢慢看~

    非常感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13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