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动的进化:它有助于游牧民族的生存吗?

原文:New Scientist

作者:Ewen Callaway

译者:高地清风

 

对每个多动症患儿的父母亲来说,孩子冲动和注意时间短的个性不啻为一场噩梦,但对肯尼亚的游牧民族来说,这些特点似乎却帮他们保持了体重。

游牧民的生活灵活多变、难以预测,这种以放牧为中心的生活方式可能会受益于自发性的习惯,Ben Campbell 说。他是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密尔沃基分校的一位进化人类学家,并且参与了这项新的研究。在一支长期营养不良的Ariaal游牧民种群中,有一个基因既与注意力缺失多动障碍(ADHD)相绑定,也跟他们体重的增加有所关联。值得注意的是,他们的一支姊妹种群已经在1960年代放弃了游牧的生活方式,这项增加体重的好处,在他们那里并不存在。

“作为一位游牧者,你应该比定居者更冲动一些,”他说。“你性子应该急一点。”

  

生活方式,大相径庭

Ariaal是一个与外界隔绝的种群,在肯尼亚北部的大地上漫游着,以放牧奶牛、骆驼、绵羊和山羊为生。1960年代,在基督教传教士们的鼓励下,他们的一部分成员开始在原地定居,依靠农业为他们提供一部分食物。

游牧民和定居民们仍然互通有无,并且彼此通婚,但他们的生活方式却是大相径庭。“游牧民们总有事情在忙着。他们总是在走来走去,驱赶着他们的动物,”Campbell说,而那些定居下来的Ariaal人,却更愿意坐着不动弹。

先前的一项研究已经发现,全世界的游牧文化中似乎都有着同样的基因突变。这项突变决定了大脑对传递快乐的化学物质——多巴胺的反应,并且与冲动性和ADHD有所关联。

Campbell的同事 Daniel Eisenberg,来自美国伊利诺伊州埃文斯通的西北大学。他和Campbell一起,研究了Ariaal种群中87位定居民和65位游牧民的基因突变。

在这两个不同分组中,每组里面都有五分之一的人拥有这项突变。不过他们的体格却各不相同。这项突变位于一个被称为DRD4的基因上。那些拥有这项突变的游牧民,相比于没有突变的游牧民来说,倾向于在体重指数上更高一点,肌肉也更发达一点——虽然要按照西方的标准来说,两者都会被看成是营养不良。但在定居的Ariaal人那里,却并不存在这样的差别。

 

饥饿年代

为什么这项突变没有更加普遍地存在呢?Eisenberg说,这个问题的答案依然神秘。另一项研究发现,冲动性的突变在南美土著居民中覆盖了60%的人,但在美洲的白种人里,却只覆盖了16%。“也许是有一个生态位,适合于那些行为更冲动的一小批人,不过一旦这种人多了,这些生态位就被填满了。”他说。

另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是,与ADHD有关的基因,是怎样在游牧民那里增进他们体重,而在那些村庄里的定居者身上,却并无建树的。Campbell推测,注意力时间短,乐于冒险,可能都会让那些不知道下顿饭从何着落的游牧民们有所受益。

不过,这项突变也可能是让他们获得了更可口的食物,或者影响身体将热量转化为体重的过程。“这个我们真不知道,”Campbell说。

这项突变“让你更加活跃,更加渴求,而且可能不是那么令人愉快,”来自美国盐湖城犹他大学的人却饿死胆小的类学家 Henry Harpending 说。“但你很可能会在一些竞争残酷的环境中表现得更好。”换句话说,在饥饿年代里,这些凶猛活跃的家伙们吃饱喝足,而那些消极被动的却沦为了路边冻死骨。

 

参考文献:BMC Evolutionary Biology (DOI: 10.1186/1471-2148-8-173)

本译文同时发表于译言网“ADHD:多动症”项目组


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summer

    哈哈 我突然想要是在社会规范约束的情况下 一群 甚至是几个ADHD该搞的世界多壮观啊 我脑子里已经“热闹”起来了

    • 有意思的问题,我立马联想到了一些朝代,比如韩赵魏楚燕齐啦,魏蜀吴啦,宋齐梁陈啦,五代十国梁唐晋汉周啦……确实够热闹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