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爷爷已驾鹤,世上再无救世主(十二月语)

一年有十二个月真好,就有十二次机会给自己一个理由抛弃上一个月工作中忙乱、生活里邋遢、精神上涣散、感情上情伤不断的自己,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一年十二个月有时也很糟糕,对于爱拖延的人来说尤其糟糕。往往是站在月首不得不和之前的自己坦然相见,审计盘点时,才发现上个月或者上上个月欠的租子已然以“我要陪你到地老天荒”之势黏黏哒哒的尾随而来。那一刻,不仅没有新生之意,倒有自刎之心。

这种半死不活的状态几乎在名叫December的月份登峰造极了。一边是平安夜啊、新年啊神马的即将接踵而至的暧昧狂欢,一面是心里满满当当不见缝隙的催命神租:朋友们已经习惯瞎忙女推掉聚会的理由,自己也已经习惯平安夜吃着泡面闷在宿舍严严密密的床帘里催产论文的凄凄惨惨戚戚。而回望已成浮云的一年,沮丧的思想感情浓度又会加大——年初买的书还摞在床头和我同床异梦,年初定的任务还在undone一栏里耀武扬威,年初就冒出的写作灵感、编剧创意仍然是让你一夜夜手舞足蹈的触不到的恋人……剑未出鞘,旧敌未斩,远处黄沙中千军万马已经隐隐闪动、杀声满天。于是乎,喟然长叹——哎呀,我***(此处省略语种各异形态万千的脏口)为啥不去shi?

时间走到十二月,上述种种情愫如期而至。

十二月第一天就在Lusifer的地盘算计了一下年底前需要清偿的债务。最后一个字敲下后,之前在头脑中挨个儿清算时的焦灼竟然消失了。不知道哪位大仙说过“绝望的人无所谓希望”,当我无可奈何的面对难偿的债务,脑海中已然预想到十二月又将手脚冰凉的熬过多少个夜晚、胃疼难耐的喝掉多少袋咖啡,日渐凋零的花容又将增添多少道细纹,面对众债主时又将搜肠刮肚的编出多少条创意无限的理由……

但是,鲁迅先生也说过“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

谁说绝望的人不能获得救赎?

Mao爷爷驾鹤数十载,虽然东方每天都红,太阳每天都升,但惨烈的事实无数次打破我们的迷梦,告诉我们——表幻想了,世上已无救世主!只有自己能救赎自己!

所以,正视自己杨白劳的身份吧!接受认同并享受之总比逃避抗拒忍受之好过千万倍吧?

接着,和主编一样拿出十二万分的斗志,分条锊项,认清形势,向天鸣枪,开启这场艰苦卓绝的巷战之幕吧!

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精神。对于这种精神套路,众拖们应当相当熟悉吧。现在我们重提它,可见这种精神催人奋进、感人之深。我们大家都要继续温习这种毫不气馁勇往直前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不拖不欠的杨白劳。一个人的欠租有多有少,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杨白劳,一个纯粹的杨白劳,一个有道德的杨白劳,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杨白劳,一个有益于黄世仁的杨白劳!

 

年末,主编唱首《国际歌》和众拖亲们共勉吧:

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

不是神仙也不是皇帝/

更不是那些英雄豪杰/

全靠我们自己救自己!

 

下个月,新年伊始,但愿我们在此相会时,都能一身轻松的睁大双眼,望向来年。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14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