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口的烟

曾经以为自己是个伪宅男,因为只要有人找我出去玩,我就会义不容辞一如反顾。现在想想,我原来不是个宅男。宅男不会在周末的时候背着重重的电脑跑来跑去,时间对他们来说是用来坐着的,像屁股下面温暖柔软的坐垫,不会去想它念它注视它,但是一直跟自己一体。 

曾经是个内向的人,现在正努力变成不内向的人,将来会变成很外向的人。当然曾经是现实,现在是改变,将来是未知。未知就是个搔首弄姿的姑娘,感觉美好,遐想无限。 

在陌生的众人面前,多多少少还是会紧张,一面是真正的那个骨子里introversive的小新,另一个是由于刻意挣扎而略显闷骚的我。有人说,真我才是最好的,其实这就是真我,这种挣扎是我有意为之,惭愧一点的说,是为了走职业化的道路。那个试图改变的我一直在提醒自己,忘记以前,享受现在。 

北京的地铁让我有种浅浅的烦躁,为什么换乘需要走那么多的路,有那么多的楼梯要爬,烦躁是虚无的,我很快就会把情绪放到我走路的步伐上,渐渐平和。出了雍和宫站,马上就迷失了方向,前面是条不是小巷的小巷,左侧是古朴的北京的小院,大多是些茶楼茶苑什么的,门口停着众多的车,品茶谈话,貌似在这里是一种文化。然后走进五道营胡同,胡同并不整齐,却错落的恰到好处,虽然注意力全放在了寻找大白兔和格子窗上,还是稍稍看了看那些充满文艺特色的小店,零零星星的开了一些小店,也零零星星的有些小店关着门,店里零零星星的坐着客人,而我在外面东张西望的走着。某人说,每个女生都有一个小店情结,在这么些个并非人流涌动的地方,安安静静的伺候着个小店,摆设些精致的物品,静候来者,似乎是种不错的生活。 

咖啡,红酒,酱油,English,美女,大叔,还有那个帅帅的厨师,周末的时候,我是不愿意把自己困在家里的,当然首先要有人一起玩。我是个爱玩的人,但是又往往放不开,所以我是个伪爱玩的人,用自己的方式演绎各种玩法。每次都会得到各种乐趣,而不是为了各种改变而泪光闪闪。比如,我已经过了正太的年纪,正在步入大叔的殿堂。 

下了地铁,往回走的路上,呕哑嘲哳的唱着“半拉•••路西法•••••”,并尝试用多种唱法来诠释这五个字的完美内涵。反正一个人,谁也听不到! 


相关文章:

  • 《终结拖延症》第十次译场活动
  • 《终结拖延症》译场第九次活动通知
  • 《终结拖延症》译场第八次活动通知
  • 《终结拖延症》译场第七次活动通知
  • 《终结拖延症》译场第六次活动通知

  •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