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条评论

  1. 我觉得吧,生活中的真谛不是在强制性的学习中可以被发现的。
    一张一弛,和人家去远足也是学习的一部分,孔子还登泰山呢,他爬山的时候总不能一直悲天怜人的吧,不是爬到山顶了才有所悟么。
    所以我觉得吧,给自己负担太重,可能发现不了本来很重要的东西。

  2. 有时候我也觉得 好像一定得向别人说明我拖延是因为我生病了 而不是我故意拖的。
    但这么一说又觉得像是狡辩。(或者本来就是?)

    • “拖延症”只是个民间戏称,不是一种病的学名。认真地说,可以看这里:http://www.zhantuo.com/about/procrastination

      把这个当成信号,深入挖掘问题比较好——无论如何,自己的责任还是要自己来担负。

  3. 昨天给小老板写了一封信,说了我的拖延症、我的ADHD。她回复说,是因为压力太大,不要想自己有什么心理障碍,我的问题每个人都有。让我觉得是自己太敏感了,非要给自己套上个大帽子,掩盖自己的问题。难道真的是我太较真了吗?

    • camphorbear

      寻路:你看到我写给我导师的信,和她的回信了吗?她的逻辑是这样的:问题每个人都有(这和你小老板的看法是一致的),因此我们每个人都要去面对问题,而这些问题往往是必须借助别人才能看清的。因此,你发现了自己的问题,然后去着手解决它,这是好的开始。
      我觉得你的老板和我导师的区别建立在对于人的两种不同的看法上:一种是假设人天生应当是完美而没有心理问题的;一种是假设人天生存在着无尽的冲突和失调。中国人比较相信前者。
      但是我觉得,恰恰是相信后者才能让自己放松下来,并且去识别成长中摇摆不定的力量。我看《神经症与人性的成长》、《我们的内心冲突》就获得了这一认识。
      正如你对自己的诊断可能是草率的,但老板对你的诊断看起来也是草率而迂阔的。我们真的有一点问题,是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拖延症,是不是真的ADHD这当然需要更精确的确认。但是,你从拖延这个现象发现了你自我成长的契机,愿意从这里开始改变,这有什么不好呢?
      至于是不是掩盖问题?人的行为背后的动机有些层次我们可以意识,有些偶尔可以觉察,有些可能永远不知道。但是,如果把对拖延症的识别当作认识问题的开始而不是结束,那又谈得上什么掩盖呢?

    • 前几天还没去医院确定不是ADHD时,先跟自己妹妹说了下,回复的也是“是不是压力太大了,不要想自己有什么问题”。后来才从小妹处得知,当她把这情况告诉老爸时,老爸差点要打过来电话骂我一通。
      这让我情何以堪啊。

  4. 谢谢camphorbear mm.
    我觉得这次写论文,给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开始直面自己长期存在的拖延、焦虑的问题,不再只是用一次又一次的内疚、悔恨来对抗。我开始真正的非常强烈的想去克服,看到战拖组里大家的进步,我对自己也有了信心。于我,确实是一个真正认识自己的开始,一个成长的契机。虽然我的论文不知道会怎么样,也许会被毙掉,但是我已经走在积极面对的道路上了。最后的时间了,坚持,坚持。BLES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