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有那么一个人——

童年并不阳光,因为总觉得自己在被人忽视,无论是家人还是朋友。他试着融入到身边的玩伴中,却总感觉无法理解什么叫传说中的朋友。他努力去学习,但并不能得到身边玩伴的认可,他认真地和别人一起玩,却让家人觉得这孩子有些玩物丧志。索性“就这么着吧,你们玩你们的,我可以在家一个人呆着”。倔强的一个人,倔强地学习,倔强地玩,倔强地拒绝和人出去,倔强地将自己培养成一个所谓的乖乖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突然有人问他:“你怎么看起来这么忧伤”?有么?他只是喜欢坐火车时一直看窗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只是喜欢听神秘园的song from a secret garden,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听什么;他只是喜欢加班到夜里,坐车看窗外迷惑的霓虹,恍然觉得离开的身影还坐在身边;他只是喜欢就这么拖着吧,不想别人看到自己略显颓唐的面孔。

有人说他很men,请用拼音读,他不否认。有人说他很无趣,他接受。他向往能够给人带来阳光般的颜色,却发现围在他周围的像是厚厚的油幕,看不清对面,伸手去够,却恐惧被吸入而溺亡。

小时候的他看到一句话,如果你看窗外,还有想象的话,那说明你还不老。他不理解,直到他猛然间看向窗外,剩下的只是机械工作后的视疲劳。不禁要自问:“你老了”?

别人说这个人可能是炸药,或许引线被打湿。高看了,他充其量是个摔炮,不知道打没打湿。他向往别人的博学多才,向往别人的舌灿莲花,也向往别人专注执着,但他告诉过自己没可能的,完全相反的性格,完全不同的人生。他对改变的拖延源自于内心的恐惧,打破成规的勇气,别人告诉他“城市是森林,男人是猎手,女人是陷阱”,他拒绝接受,别人告诉他“现在做的事情没有前途”,他拒绝放弃。

他期望着:

现在光线撕开厚密的阴影,

突然整个大地展露自己。

敞开、缄默、坦然。

潮湿的光束触击地面,

敏捷灿烂地疾速离开,

像鲜花一般轮廓鲜明地绽放。

大地伸开肢体,

她宽敞的披风,

在甜柔的重量中托起夜的花与果。

他在蹒跚地前行中。

———————————–我是割裂的分界线—————————————-

上面说的人我不认识啊。

这回说说我自己

加入读书会前:

一个QQ,开了关、关了开;

一个新闻,看了关、关了看。

加入读书会后:

First day:

我要好起来:Blablabla……

Me:恍然大悟状……

Second day:

喵喵猫:Blablabla……

Me:恍然大悟状……

Third day:

高地清风:Blablabla……

Me:恍然大悟状……

Fourth day:

大宝:Blablabla……

Me:恍然大悟状……

Fifth day:

Me:喂,不带这么填鸭的。

现在:

嘿!脑袋也不困了,眼睛也不花了,现在一口气加三钟头班眼皮都不眨了,您瞅准喽,拖延症小组六必治…………

以上神马的纯胡扯,浪费您时间了,要不我给您磕一个?

6 条评论

    • 一般分裂……
      其实觉得这篇不该发上来的,因为有些偏离战拖主题,当做记着玩了,让大家苦大仇深之余能看着一乐就好啦。
      嘿嘿。
      兔A,我估计现实版本的你跟我们看到绝对不一样,很不一样。现实版本的我好像没那么分裂……

  1. 刚看到~
    嘿嘿,这个。。。我不想证明现实中的你确实看不出这么分裂,反而有些怀疑我是不是应该从看到的那个你身上看出点儿分裂来~~瓦咔咔

    • 水空影老师~你的咨询业务范围能扩展到人格分裂不?求鉴定是否为人格分裂。。。
      老被你们这么说都得说成人格分裂了。。。想当年我一大好纯良无害男青年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