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李原的ADHD确诊记

为现实建一间房子之一:ADHD确诊记

当在微博上写下“ADHD确诊”的时候,清风同学说跟我约了篇稿,就叫“ADHD确诊记”。

这确实应该是个被纪念的日子,白天还在跟好友说:我居然被这个该死毛病折磨了二十几年而不自知。不幸中万幸的是,我现在知道它了,它就在那里,在我过去的每分钟里,在我身体里,思想里,行为上。并且,我也知道,我们将此生为伴。此生,我们是敌人,不停斗争,也要随时握手言和,那时我们将倾心相谈,在某些时候,我们将是路人甲和路人乙。但是,我想我们最像情人,彼此爱恋,仇恨,一生纠缠,不死不休。

既然是情人,好吧,请允许我抒情一下,那我们是上天的眷顾,彼此的命运,我们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们应该热吻,拥抱。当然,不忘给他一耳光,为啥你要跟我搞潜伏,让我找你那么久。

我是在浏览拖延症小组高地清风的帖子时,在他的个人标签上看到ADHD特质。我对这几个陌生字母产生了好奇,就百度了一下,这是说我吧,是说我吧,是在说我吧!

就在那天,一好友给我介绍了份还不错的工作。我拖着写不出简历,两人差点翻脸。这只是我诸多拖延恶果中微不足道的一件事。我想人生这笔糊涂账,在拖延症患者身上,清算起来很是触目惊心。

就是这一天,我想我对自己的了解,在经历了重重迷雾之后,迈进了一大步。哦,原来如此,那些困惑,不解,挣扎,在这里可以找到答案。如果说浏览完美是个梦的帖子使我开始正视自己的拖延的话,那么,发现ADHD则让我能够去面对。为会什么会拖延?为什么我有那么多烂毛病?为什么越挣扎深陷泥沼?带着答案去看的话,作为一个ADHD患者,我想我的那些自以为是的习惯和选择,都不过是在把我往拖延的深渊中越推越远而已。

我在微博上给高地清风私信,通过qq向他了解了些诊断的问题。在这里我又发挥了我那“天才般”想当然的能力。以前也在国庆的时候跑去看病,医院空空。嗯,我这次仍然计划国庆去确诊,好在这次我在30号打了个电话去咨询,被告知国庆医生放假……上班第一天,我请假去了北医六院。在见大夫之前,明明我已经想了若干遍,要怎么阐述我经历,我那些乱七八糟的表现,但是在跟大夫交流的过程中,我说得磕磕绊绊。在某一刻,我甚至觉得自己在微微发抖。这种情况同样出现在我向我妈妈询问我小时候的情况时。这对我来说,是在揭晓某个秘密——尽管经过这样那样的蹦跶,我想成为某样的人,我很可能成为那样的人,而最终,我长成这样一个人。它是我成长的基因密码。那些我用性格,道德,责任等等都难以解释的表现,从这里可以得到答案。最重要的是,它很可能为我陷入泥沼的人生带来意想不到的转机。不过,秘密的揭晓显然是要耐心的,这天我没有得到答案。我在07年时得过甲亢,记得在某个关于ADHD的帖子里提到过,甲亢也可能是ADHD的伴随症之一。我跟大夫提了这个情况,而且最近眼睛也有点问题,大夫让我去做一下甲亢检查,等拿到检查结果之后再来看。她给了我我两张自测表,其中一张需要家长也参与填写。之后去做了心电图检查,正常。去另外一个大夫那里做了一张情绪测试表,测试结果是轻度躁动状态和重度抑郁状态,然后我去隔壁三院做甲亢检测。

大夫给我开了22号的复诊预约号,她想我可能11号拿不到复诊结果,而她15号和18号要停诊。不过我的检测结果两天后就能拿到,想去改一下复诊时间,考虑到不好再请假,就想22号就22号吧。接下来的两天里我继续受到拖延的严重影响,也一直在想着确诊的事。在9号晚上我给家里打电话,向爸爸妈妈询问我小时候的事,我妈妈控诉般的说起我自读书之后的表现,如何的不像女孩子了,如何不听话了,怎么贪玩了,从没做好她交代给的事了……如前所述,在某一刻,我确实有在发抖。以前也曾跟我老妈玩笑般的说起我的成长,只有那一刻,即使是责备,也觉得郑重其事。

11号这一天,阳光奇好,心情也很不错,但是我又迟到了。在办公室坐下的那一刻,轻微的眩晕,并且一直持续着那种眩晕感。我坐着,坐着……我还是想要医生给的结果啊,不想等了。好吧,请假又可以逃避办公室,于是跟boss说了要去拿体检结果。下午3点顺利出逃。

这次就简单多了,我让爸爸妈妈都做了测量表,我爸爸做的是圈,我妈妈的是勾,我自己就在圈里打个勾,大夫看后笑了。最后她给我的结论是:我的情况先按ADHD处理,不过最好先别吃药,让我等周末去参加同院的一大夫的执行功能障碍训练,她会电话联系我。道谢,完毕。走出医院,我开始迷惑起来,我这按ADHD处理,哪到底是呢还是不是呢?而且我之前一直想问的问题,这真是遗传吗?它的诱因是什么?不好的习惯在形成拖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按照我老妈的话,我就是个性太强,不听人劝,又不自己管理好身体等等造成的。

拿到结果也就很平静了,在公车上,展望一下拖延症好转后我可能会顺畅起来的美好生活,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不出所料,我又成功的坐过站了。下车后往回走,空气中一股子灰尘味,昏黄的灯光,迎面走来的人影,恍恍惚惚中,我脑中闪出来的一句话是走在空气中……那个时候,丧失了一切时空感。记得在看高地清风的笔记时说到ADHD患者的时间感和常人不大一样,我也想好好体会一下自己的时间是怎么过去的。而那时候,丧失感非常强烈。我想,我们都生活在丧失感中,时空的改变就是这种丧失感的来源,而我们对这一切却无能为力。最终,只有那些痛苦和快乐的感受长留心中,相比快乐,痛苦感更是塑造了我们,这是我唯一能感受到的“真实”。想到了一些关于过去的坐标,那些人和那些事,我想正是他们带给我的快乐和痛苦,让那一刻,我站在此处,经历一切。

这是我的确诊经过。其中经历了坐错车,为找挂诊号把包里东西全部翻出来,把钱放在夹层以为忘带等种种糊涂事,哎,ADHD们会明白的。

当然,不得不说的是,这篇确诊记更是完美的见证了我是如何拖延的,高地清风同学应该能感受到。我在确诊那晚就写好了初稿,却一直无法完成。刚好其间经历了换工作,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的完美借口,更是顺理成章的拖到今天。

再不得不说的是,正是这次确诊促使我做出回昆明的决定。在北京工作生活一团糟,身体也也支撑不了。希望用一到两年的时间整理好,然后再作个选择。

3 条评论

  1. “在公车上,展望一下拖延症好转后我可能会顺畅起来的美好生活,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这一句,让我颇有同感:诊断归来的那一刻,特别让人难以忘怀。
    这次参加曲大夫的项目,上午跟大宝他们一起出来的时候,也是东门,看见阳光灿烂,特怀念半年前的感觉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10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