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之久的亲密旅程——兔A与拖延症的故事(4)

兔A当然就是我。

我坐在北美十月烟蓝色的薄暮里,想起我经历过的无数个地方、无数个日子里那些同样幽美苍凉的暮色。这么多年来,我可能比很多人静观过更多暮色,但还是有很 多美景被我错过了,因为我总是在逃离,总是在寻找下一个更好的地方。显然上帝用了一种特殊的方式来示意我,这种方式他也曾用于海子或者泰戈尔。上帝不给我 太多的拦阻来断绝我对远方荒谬的幻想,而让我一次次顺利到达,又一次次知道“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

上一周,在我面对博士论文迟迟不肯下笔时,做教育杂志的朋友约我写一篇教育评论。我以为一两千个字就能说清楚,因此马上答应了下来,谁知到第二天我却在电 脑前坐了16个小时,写了一万字。文章有一个前言,一个后记,和三个分论点。在写作的过程中,我清楚地感受到写第一个论点时的轻松和快乐。但当我顺利地论 证完第一点,心满意足地阅读完一遍后,我几乎没有勇气去写第二点,哪怕所有的材料和逻辑都已经准备充分。那一刻,我清楚地意识到了我内在的恐惧,我怕第二 点无法和第一点写得一样好。

那促使我去扮演“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的自卑与自恋,只是在我的形态上消失了,却没有从我的内心完全驱除。

这也是我读研后长期以来的恐惧——如果我不写,我可以避免失败。我完全无法接受我的论文可以写得不完美,对喜欢的课题尤其如此 。我在一步步后退,一步步为自己寻找降低标准的理由。我去写导师塞给我的,并不熟悉的题目;我去写教育学或者社会学的文章。哪怕我没有创新,甚至有错误, 他们也会说,作为外行写成这样已经不错了。但是问题是,只要你在阅读,在写作,你就会渐渐地进入一个行当的标准化思考,你会接触到那个专业里的优秀作品, 于是你会再次面临打击而只能撤退。

事实上我在这些年就做了这样的事。拖延症在毁掉我学术前途的同时,把我变成了一个什么都知道一点的“知道分子”。我因此有更多的朋友,而且每个朋友都因为 我知识领域的宽泛而对我抱有无限的宽容。他们甚至认为,我虽然从未做出让他们满意的学术成果,但我依然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做出真正“触类旁通”的研究。

说实话,我很享受这种宽容。我也愿意相信,今天我因拖延症驱动,而在该读文学的时间里读的历史、在该读历史的时间里读的政治学、在该读政治学的时间里读的 哲学、在该读哲学的时间里读的心理学、以及在读以上哪种都可以的时间里读的社会八卦,都会在未来的某一天集中于我的研究。但是我知道,广泛的兴趣固然可以 作为专业研究的基础,二者之间却没有必然的联系。如果我不能去建立这一联系的话,我只能自认失败。更糟糕的是,我完全没有推卸责任的理由,因为我没有经历 一次考试上的挫折、没有一点来自家庭和经济的压力、我跟随了最好的导师、读了我最喜欢的专业、而且获得了所有我想获得的学术机会。

也许很少有人像我这么幸运,因此很少有人知道,当幸运不能作用于你的自我实现时,它将成为巨大的压力和深重的谴责。它日日夜夜在嘲弄你,并且断绝你一切推卸责任的道路,关闭你一切梦想遁逃的窗口。

在这种时不我待的压力下,我的学术拖延弥漫到生活的各个方面。最典型的是拖延睡觉,哪怕我12点还在网上聊天,我依然幻想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会在学习。于是一拖再拖,拖到天亮。依据同样的逻辑,我拖吃饭,拖逛街,甚至拖掉我计划已久的旅游和自己发动的读书会活动。

这么多年以来,拖延症仅次于孤独,已经成为了我最亲密的朋友之一。我想我已经找到了和孤独相处的方式,也需要开始寻找与拖延症相处的方式。它确实帮助我找 到过自己,也确实强有力地推动我去了解本专业以外的知识——虽然方式是随机而杂乱的,但是它确实很轻松,而且日积月累出了一个“知道分子”。在一个大变局 的时代里,我很难说靠拖延症转移的这部分精力而获取的常识不如学术有价值。 我想,我不能假设去除了拖延症,现有的成就就能放大多少倍。可是如果我不满足于做一个“知道分子”,改变就迫在眉睫。

真正有价值的问题是——如果拖延症纠缠了我这么多年,为什么恰恰是现在,我要向它开战了?也许有价值的回答是——因为已经有更强大的力量在生长出来,不需 要靠拖延症来应对生活中的问题了。比如说,是不是我已经学会了向别人说“不”,而不需要用拖延来暗示;是不是我已经在破除虚荣,不要求自己处处第一;是不 是在我无数的目标中,有一个真正属于生命的目标崭露头角,盖过了其它一切的光亮,我愿意为它付出耐心;是不是我开始学会享受做的乐趣,而不在意结果的好坏?

一切依然是未知。在一无所有的远方,我所寻到的并不比在起点上更多。如果说有什么改变的话,就是我开始这样认为——拖延症并不是我生活中一切失败和沮丧的 来源。战胜了拖延症,人生中依然有无数必须去面对的惊慌和恐惧。只有看清它背后是什么,我才可以明白拖延症在我的生命中曾经如何有效地保护着我,避免我去 面临更尖锐的冲突。现在我要做的,不是单单把拖延症赶走,而是帮助自己知道,我已经长大了,我也许有能力稍稍撤去拖延症的幔帐,来面对更真实的人生——也许拖延永远无法完全去除,但我还有漫长的人生来学会与它相处。


相关文章:

  • 拖延症候群
  • 丁一晨:拖延症漫画三幅
  • 战拖心理成长会的战拖心理成长史
  • 从拖延蚂蚁到战拖蚂蚁
  • 半吊子二年级

  • 8 条评论

    1. 看了你写的东西…我甚至在发布文章的时候都要多考虑一下发布时间问题…不要和你的摆在一起自取其辱吧…
      其实我想说的是,我觉得你好勇敢。
      同样写过烂论文的含泪飘过。

    2. flyingjuan

      总是在逃离,总是在寻找下一个地方,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终点在哪里?有没有一个地方能让我安定下来。去西藏之前,期望着自己能得到洗礼,能脱胎换骨,然而回来后,我还是我。那里离天最近,离天堂还有很远远。。。
      同为一个“知道分子”,片刻的虚荣却掩饰不了内心的苍白。作为一个即将踏上医疗岗位的人,我赖以安心立命的是我的医术及研究能力,然而始终无法投入其中。跌倒,爬起来,却还是会再跌倒。。。
      在努力费劲的写着烂论文的人内牛满面。。。。

      • @flyingjuan
        你可以注册一个战拖的号啊,这样头像不会是这样为空的,也好看点,呵呵
        其实我觉得你和兔A差不多,完美主义,不安定

        • flyingjuan

          @LucifeR

          请指导,我这个就是在战拖注册的。。。我用豆瓣名“寻路”注册的时候,总是显示用户名不能用,就把寻路作为昵称,结果只显示名字。

    3. 我也是。
      现在在申请出国,妈妈就说我总是把问题想的太复杂,害怕自己写不好而一直拖延写文书的时间。
      已经因为拖延考试的问题,top school没有办法申请了…|||

    4. 艾伦

      一切依然是未知。在一无所有的远方,我所寻到的并不比在起点上更多。如果说有什么改变的话,就是我开始这样认为——拖延症并不是我生活中一切失败和沮丧的 来源。战胜了拖延症,人生中依然有无数必须去面对的惊慌和恐惧。只有看清它背后是什么,我才可以明白拖延症在我的生命中曾经如何有效地保护着我,避免我去 面临更尖锐的冲突。现在我要做的,不是单单把拖延症赶走,而是帮助自己知道,我已经长大了,我也许有能力稍稍撤去拖延症的幔帐,来面对更真实的人生——也许拖延永远无法完全去除,但我还有漫长的人生来学会与它相处。

      UN:F [1.9.6_1107]
      这段好感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