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之久的亲密旅程——兔A与拖延症的故事(1)

作者按:作为潜伏在豆瓣上的几万个拖延症患者之一,我决定在这烟蓝色的薄暮里来谈谈我最忠实的朋友——拖延症。三四年前我想写一本关于太湖传说的书,像《凯尔特的薄暮》那样,烟沼水泽中的灵怪世界,向远在爱尔兰的叶芝致敬。名字都想好了,叫做《在河之洲》。但正如拖延症患者常常会遇到的,这本书现在还在我漫长的写 作计划中倚竹而待,要等到我逃避一个更大的愿望时作为理由出现。既然如此,让我先以这篇小文向《在河之洲》致敬吧。

一生之久的亲密旅程——兔A与拖延症的故事

姑且叫她兔A吧。以典型的拖延症三段论来介绍,会呈现出这样一个故事:

兔A,女,28岁,单身,博四。她可不是因为论文没写出来才拖到博四的,而是因为在博三的时候搞到了一笔奖学金出国游学一年——当然,她的博士论文也确实还没动笔。

她读大学的时候是现代文学课代表,毕业论文写的是西方文论,考研考的是古代文学;读研的时候,她成天混迹于从卡夫卡到昆德拉,从叶芝到里尔克的世界;读博时一边用现学现卖的心理学知识广泛地非法行医,一边还向某杂志毛遂自荐开一个语言逻辑的专栏。

她谈过几次恋爱,第一个bf是个教育批判者,于是她也写过几篇教育文章;第二次是个乐手,她开始写乐评:第三次是个经济学博士,她通读了他的博士 论文后,终于在数学模型面前藏起了她数到头只有十根的手指头,但是从此之后她的文章中偶尔会写到“印度裔经济学家阿玛蒂亚森说”……

她是所有姑姑婶婶的狼牙棒,是所有表弟表妹的噩梦。她虚荣的老爸常常会在向左邻右舍吹完牛之后回过头来惋惜地说:“你要不是拖延症就好了,现在你就在哈佛 了”或者“你就已经出了三本书了”。但是她冷静睿智的老妈通常对此嗤之以鼻,开始讲一个古老的故事—— “你上小学的时候,语文考30分,我们当时觉得你要不是傻子就满意了”。


相关文章:

  • 拖延症候群
  • 丁一晨:拖延症漫画三幅
  • 战拖心理成长会的战拖心理成长史
  • 从拖延蚂蚁到战拖蚂蚁
  • 半吊子二年级

  •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