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六:拖延症

(高地清风按:老六老师的新文章《拖延症》,经老六本人许可发布)

人是一个需要给自己找台阶下的动物。看到有人同样操蛋,就觉得自己的操蛋有了道德出口;看到别个不幸的人,自己的痛苦就顿时视而不见。比如朝鲜这个国家的存在,为多少中国人民提供了热爱生活讴歌现实的材料啊。自己的国民被逼自焚,说一句你们国家的警察也打人呢,人权状况同样不佳,于是心安理得了就。

我觉得吧,在这个问题上,五十步就应该笑百步。举出人家政府也管理互联网的例子,就说自己把全世界排名全六位的网站全部屏蔽是多么合情合理合法和谐和蔼和气。这是不对的。

当然,有这种觉悟的人不多。但咱不能看别人没这种觉悟,就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是吧。

哦天哪,我怎么扯到这儿来了?

我是想说说拖延症的事儿。上次俺在博客里羞辱了一下拖拉机,马上饭桌上就有人向我拍砖:难道你丫就没当过拖拉机吗?自己也有案底,还有脸对别人的人权状况说三道四。我就搬出了上面这番理论,中心思想是:没错,俺确实也拖过,但基本没当过把人家出版拖黄公司拖垮的重型拖拉机,就这一点上说,五十步是有权力羞辱百步的,而一百步那位,更应该在五十步面前自惭形秽见贤思齐。

又有人说,知道为什么有人甘当拖拉机吗,是因为这是一种心理疾病,名唤拖延症。患者也痛苦不堪,可没办法呀。人家都一病人了,你们丫于心何忍。

把拖拉机上升到基因学的角度,宛如政客们的“中国基本国情决定论”,俺于是哑口无言了就。

好吧,既然是初级阶段,那咱就不高标准严要求了。并且,拖拉机之为拖拉机,是因为他有可拖拉的东西,换言之,他还是有价值的。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让拖拉机不拖,或某时某地暂不拖,或拖别人之拖而不拖我之拖,就成为我们的当务之急。

根据俺的切身体会,提出以下六点建议:

诚如上次所言,你即使给对方留出六年的时间来写一篇稿子,那拖拉机也只会拖到最后六十分钟才动笔。有鉴于此,建议你约稿时给自己留个余地,直接告诉那厮截稿时间就是六十分钟,这样才能在六年后按时拿到稿子。

而对于那些拖拉机来说,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是很重要的。就拿我自己来说吧,我写稿时有一种时间凑整的心理。看时间是六点过六分,就想先玩到七点整再写;一看七点过了两分,就想干脆凑到七点半再写得了;然后又想凑到八点……如是者六,那篇原计划睡觉前完成的稿子,一直拖到了东方欲晓,还想凑早八点呢。

看有人叙述自己的写作状态:打开电脑,准备用五个小时写稿,结果,先上网看会儿大家的微博,三小时过去了;再去八卦版块逛逛,没想到一待就是六小时……最后,只有二十分钟的写作时间了,人家德艺双馨的老六的博客还没看呢。俺对此也深有体会,所以强忍心痛,把自己电脑里的东西坚壁清野了一番,干掉那么多让人分心的东西。有朋友说最近有段什么视频很好,快去下载。我说,俺电脑里没装电驴。那人嘲弄俺假纯洁。我说,官人有所不知,当年俺用电驴、BT时,就那么眼巴巴地盯着下载进度条,一盯就到天亮……

我还发现,拖拉机最难迈过的坎,往往出现在最寻常的地方,而非事先预计的困难之处。有一次新《读库》出来,我准备给作者们寄样书。查地址、写信封、装书、拿胶带封一下口,这些环节都完成了,就差再去抽屉里拿把剪刀剪一下胶条,可我那慵懒的玉体啊,就是不愿意去拉开那个抽屉……最终,那批样书三天后才得以包好。

不得不承认,有的拖拉机是很享受自己的恶名的。即使稿子能够按时写出来,他也要拖那么一拖,生怕毁了自己的清誉。对于这种心理强迫症兼自我迷恋派来说,不妨体验一下所谓阶段性成果,您就是偶尔来那么一回,比截稿时间还早好些天就一挥而就……那种快感啊,足以让你对顽固驻扎在内心深处的那款拖拉机挥手说再见。

总而言之,哦拖拉机,再也不能这样活。

3 条评论

  1. 看时间是六点过六分,就想先玩到七点整再写;一看七点过了两分,就想干脆凑到七点半再写得了;然后又想凑到八点……如是者六,那篇原计划睡觉前完成的稿子,一直拖到了东方欲晓,还想凑早八点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9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