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绝望

急了,慌了都可以导致最自己拖延症的意识。急到一定程度,怕到一定程度,就接近绝望了;很多人都体会过绝望。

我现在懂,生命里有两种绝望。

我们拖友,都经历过 deadline 快到时的绝望吧?这是假绝望。假绝望让你去自觉不自觉地去期待甚至寻找一种叫做侥幸的东西。记得突然有人宣布deadline推迟两天你的兴奋吧?你会马 上投入工作么?你很可能会先玩儿1.9天,再开始干任务。假绝望让你生活中充满了欺骗、谎言、糊弄、作弊。假绝望还给你一种挽回心理,保持自己缺点或者保 持自己为是优点的缺点的缺哪儿补哪儿的为自己的缺点不自觉辩护的挽回心理。

真绝望让我们象瞎子一样拼命寻找光亮并且怎么着也找不到,然后就找到另外一种“看世界”的能力。

到底什么是真绝望?我猜不管通过何种方式,能有幸遇到,并且survive真绝望的人,不但能战胜拖拉,还能内心强大,还能减肥成功,还能。。。

我很没用,我不是主动绝望开始自省的,是外力的打击让我真绝望。

上帝让我一个人挣扎几十年后,突然想管我了,于是派年轻了20岁、禁欲了一年的泰森,让他用组合拳打了我9下,拳拳KO的力度。

趴在地上,我还没有真绝望,因为我贱;我还在抗拒,继续用习惯了的狡辩去维护我不该有的尊严和骄傲。

一直到霍利菲尔德出现,他来到拳台,鼻子喷出白色的气体,带着被咬耳朵的积怨和战友之间的默契(因为都要打我)和半裸的壮男人看半裸的壮男人特有 的半雄壮半gay敏感审慎的暧昧的复杂的眼神,扫了泰森一眼,又很蔑视的看了趴在地上的我一眼,看到我已经没有战斗力了。老霍背着手,在我身边转了两圈, 用力踢了我两脚。这两脚。就在我喘着气想要爬起来的时候被补的这两脚,才让我陷入真正的绝望。不可以说“真正的绝望”,要说“真绝望”。

被泰森打之前,我就是个loser,虽然一直骄傲的站着、站着喋喋不休;那时,智者,扫我两眼,一定马上知道我是loser – 我现在知道。那时,智者旁边也有很多人看到我,以为我很牛,以为我是winner。而泰森打了之后,我虽然没有真绝望,但以为我是loser。等泰森和霍 利菲尔德都走了,去吃牛排了,我真绝望的时候,反而知道自己不是loser了,虽然还不是winner,但知道自己一定会成为一个winner了。

真绝望了,人要么就死了,要么就改了。我现在还没死。


相关文章:

  • 想克服拖延,绕过这六个大坑
  • 为了克服拖延症,我录了六段录音给自己
  • 史上最爷们的战拖心态帖
  • 微问答001:“最后一刻才能效率爆棚”,所以拖延还有理了?
  • 我们会是仅有的“拖延症一代”吗?

  •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