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去想,你自己说了算

出差回家之后,这两天事情和各种情绪都比较杂乱,难免烦躁。

当我脑袋里带着未解决的事情,未处理的情绪走在上班路上的时候,觉察到自己在试图思考一些待完成事情的同时,脑袋里还时不时播放着一些引起我不快情绪的人和事,我觉察到那是一种没有太大意义的反复播放。

于是我想:何必呢?为什么还要让自己反复经历这些不愉快?它已经发生了一次,我却让自己把当时的情绪反应又经历了很多次。那么我想,发生事情的时候我一定程度上是不由自主的,但事情的情景已经结束,现在怎么去想是我说了算的。而我不必依靠这种反复重播的不快来帮助自己认识和解读这件事情。我可以面对和接受外部世界的不合意(并接受有的可能总是这样不会改变),我可以选择我如何对待和处理这些,更重要的是,我有对自己的主权。于是我放下脑袋中反复缠绕着的不快情绪,体会着自己能够有权自主选择思想和心情的愉快感。

到了单位,我想,事情发生过程中我是否可以尝试对自己的反应进行选择呢?我觉得还是可以的。

比如领导安排我作一个事情,我原来的反应是下意识的第一时间立刻做好给他,如果我正干别的就暂停而优先做这个事(为了让他感到受重视),如果我手底下的事情也特别急就跟他说一下,然后在心里催促自己赶快做(怕他等着着急)。可很多时候领导是按照自己的思路不时向我布置各种的任务,而我还没有做完他的上一个任务。

我觉得服从领导要求是天职,但被他这么一布置也难免内心恼火,责怪他不替我着想,已经干着他的活儿了又让我干别的,到底让我做哪个呢?

但这个想法的前提,是他的要求我第一时间快速反应。现在想想:他没这么要求我啊,他只是随意的告诉我他需要让我做的事情罢了。那么现在,我尝试自己的自主权,他提出要求后我自己去决定自己的应对。不是遵从,也不是反抗。

感觉还不错。我可以安排和调整自己的工作顺序,我可以自主自己的情绪反应和认识。


相关文章:

  • 从《我们15个》,看“中国人的集体拖延症”
  • 如何SAY NO
  • 学习和成长往往只是一种冲动
  • 机器人Wall-E是我们拖延症患者的偶像
  • 碎片时间里的瑞士奶酪(一):梳洗/行走篇

  • 一条评论

    1. avatar

      用好起来分享过的一句话来概括:“以我为主”。
      即便外界的一切我们无力掌控,至少在思考和应对的方式上,我们可以自主决定、自己负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