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完美主义和真正自信的反思

我们偏好完整、全部、彻底、绝对。
我们的世界几乎就是“非黑即白”,没有中间地带。
我们对一个人一件事的评价喜欢清晰明了,不喜欢模糊。
我们喜欢把握全局。
我们喜欢透过现象探索到问题的根源(这也是为什么组里那么多人都在做学术研究的原因之一)。
因为我们喜欢把问题分析到彻底、给他定性。
我们不喜欢模糊不清的感觉。
要么没有,要么全部。
我们喜欢一次性把事情做完,掌控全局,不喜欢拖泥带水,这次做一点,下次做一点。
大多数时候我们又认为此刻没法全部完成,时间不够,或是准备不充分等其他原因,于是我们就不开始。其实没有人可以做到,一次性把事情从头到尾圆满完成,总是要修改的,总是要不断调整的,那些优秀的艺术作品,那些伟大的建筑工程,那些气势恢宏的著名战役,哪有一气呵成?如果要等一个最完美的时刻,而不去开始,哪里会有成功。
我们不停地反思,不停地总结、做计划,觉得要改变了该改变了,可总是没法开始。

直到我看到,组里有一位朋友提到的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自我认知。

“自我认知需要你对自己的现状有精确的把握,不带感情色彩地评价你自己的内心,以及足够的自制力和执行力做出改变。其中对自己现状的把握是基础。”

我是个非常喜欢自我分析的人。。但如何客观理性、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自我评价与定位,也许是我一直忽视了。
于是我继续调查,调查大家对自己的评价以及身边人对自己的评价。结果发现,组里大部分人其实都很优秀。大部分是硕士在读、博士在读,一半是在国外做学术研究中(相比之下我自己真的很不够好)。

我们本身应该算是比较优秀的,可是都对自己不满意。其实是因为我们内心深处都相信自己可以更好。
我们不满意所取得的成绩,不满意自己的现状——不管它在外人看来是好是坏,从不相信旁人的夸赞,别人的看法似乎影响不了我们对自己的不满意。

我们只是想更好,然后向自己证明,自己对“我可以更好”的相信是对的。
可是我们害怕失败,害怕证明不了。
于是潜意识里我们想逃避。觉得逃避了就不会有难以接受的失败。

可是逃避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无限拖延,导致任务完成的慌慌张张,deadline之前的半死不活。。若碰到根本没有deadline的事情,也许就一直拖下去了。

原因是我们害怕失败,那么既然内心深处那么相信自己可以更好,为什么行为上却又那么不自信。
甚至面对身边人的夸赞也选择了不相信。

两种情况:
1,我们对自己的要求是没有极限的——完美主义;
2,就是不自信,无理由地相信自己不够好(认为可以更好)。

我们的自我认知不够准确客观,给我们带来的困扰也体现在其他方面。通过调查,我发现我们大多数人,在生活中都是父母骄傲同学敬佩,可是每次当听到朋友真诚地说“我很佩服你”的时候,心里就是不敢相信,根本不信。从来不相信自己真有他们看到的那么好。

比如我自己,总是会莫名其妙毫无理由的自卑,几乎像与生俱来的一样,不分场合不分对象没有原因地自卑。然后经常给自己定一些很难的目标,似乎是想证明我的能力。可是每次完成了,却也根本没法让我就此自信。自卑一如既往。
或者说其实内心深处是自负的,觉得自己肯定能完成一些事;可是行为上却是自卑的,怕自己做不到……(这个有点复杂……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自卑和自负的混合矛盾体。)
自卑带给我的痛苦不止这些。
比如困扰了我这么多年的问题,除了拖延症,还有社交恐惧症。
不敢和人说话,害怕被关注,上课怕点名,点名都让同学帮我答到;害怕被表扬,特别怕上台领奖。。有次在全广州日语专业学生交流会上,需要我上台领奖,我就是不肯去,还是让同学帮我去的……
其实在高三的时候,我已经得出结论,社交恐惧害怕被关注的原因,是自卑。而当我深入思考自卑的原因之后,得出的结论是:没有理由,与生俱来。

于是我就大胆设想,如果拖延的根源是完美主义,那么完美主义的根源会不会是自卑?
总觉得这里不足那里不足,把自己想的很差——可是其实正如“完美是个梦”,之所以是达不到的,因为我们本来就根本没有这些不足需要弥补——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不需要无限度地弥补下去(就是说没必要自卑,要放正心态,弥补不足确实可以是无限度的行为。所以就不能整天只盯住不足而看不到已有的优势)。
然后长期这样的心理暗示导致我们面对问题习惯选择逃避……
最简单的体现就是面对一些最小最无所谓的选择都会优柔寡断……

上面说了,完美主义的根源就是不自信,不自信才会想做的更好,以此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那么不自信的根源呢?
所有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
我觉得我高三时“与生俱来的自卑”这个结论错了。
现在认为,自卑的原因是,我们没有“准确的自我评价”。虽然我习惯自我剖析,但是,不够客观,不够全面,不够准确。
我觉得这也许是可以解决自卑问题的一个方法,至少值得一试。

自卑的根源,各人不同,但都和童年经历有关
我认为自卑的根源,主要有两点:敏感,害怕失去(害怕被别人发现自己的不足而离开)

准确的自我评价——恢复自信——不再恐惧被关注——不再逃避——不再害怕失败。
拖延问题自然就解决。

自我价值实际上不应该跟任何东西联系在一起,你相信你是有价值的,你就是有价值的,不因为你做的事,不因为你说的话。

我需要思考,对我来说自我价值是什么?

另外,如果戒掉拖延症一定要抛弃完美主义的话,我们也要试着把完美主义带给我们的好处给留下,比如奋发向上、永远有新的目标。。
其实如果实际行为能跟得上的话,“不满足于现状”真的是一种很积极的态度。

“只要不生活在真空,只要还要为自我成长而奋斗,我就不可能消除所有内心冲突,但至少希望生活不再以情绪为中心,我要关注行为和事实。”

也许是相互制约的。
当然人人都希望每次行动收到期许的效果,但我要告诉自己,完美是个梦。
只要有一点进步,那都是好的,值得称赞的。

我不会再告诉自己,这次我一定要成功,我一定有能力调整好,改掉拖延!
不是这样的。我没有必须优秀的义务(这么多年来我都已经习惯对自己说:我必须优秀,我的优秀是理所当然)。现在不是这样了,应该换一换了。我没必要自己给自己添压力。
但我会努力。我会尝试,朝好的方向发展。哪怕每天只进步一点点,我都应该为自己骄傲。

这才是一个正常的、不畸形的自信。(以往的那种自信是盲目的、低效的,给我带来更多的不是动力,而是压力。当然,把压力转化为动力,也是我在逆境中练出的本领之一。所以不管怎么说,有一点是不变的:我确实是有能力的。只是,如何把我的能力充分转化为有效能量,是我正在思考的重要问题。这绝不是一句“我的优秀是理所当然”就能实现的。)


相关文章:

  • 从《我们15个》,看“中国人的集体拖延症”
  • 如何SAY NO
  • 学习和成长往往只是一种冲动
  • 机器人Wall-E是我们拖延症患者的偶像
  • 碎片时间里的瑞士奶酪(一):梳洗/行走篇

  • 2 条评论

    1. avatar Mc

      一年前的文了。不知道你有没有改变、进步
      我觉得我跟你很像,简直就是一模一样,连学日语(业余)都是一样的呵呵。
      有没完没了的东西想学会,但是有许多都是并不可能一时完成的,所以心里又会感到失落,甚至觉得自己没能力,就开始自卑。。简直就是一个死循环
      我可能是从小就有一种优越感,家人也抱有很大期望。一旦遇到失败就不知所措,溃不成军。
      家人没有给予我足够的信心,没有给我们的努力做出肯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我在自己身上找过原因。但真的就是个矛盾体,虽然自我心理上的调节、暗示可以放正心态(我自我说服很厉害),但真的只是一时的,要改正过来,不知道要多久(哎,又开始了)。
      关于社交恐惧,我在这上面也很矛盾。怎么说呢,我在这上头是内向的吧,可是在优越感强烈的时候,社交满值爆发。。。甚至在一片鸦雀无声的班长竞选上因为一个赌就跑上讲台做演说,面对都是高一的陌生的同学。这在低落状态是不可想象的。
      同学说我好像有双重人格…..一个自信优秀气场强大,一个就像隐形人存在感为0。双重人格…听起来很恐怖是不是。
      我也去做过心理咨询,但是家人对此很不解。。真的就像正常的人想象不出我们有什么好纠结的。后来因为与现在吃的药相冲突,所以没有做药物上的治疗。
      我想跟你交流交流,如果你有进展就更好了。

    2. avatar 短暂的拖延是肿美

      我觉得拍电影是不用学的,一直都在拍着呢。你预计着想要拍成什么样子往往到最后弄巧成拙。很多情况下,并不是人为的拖延,而是面对强大的社会洪流,你多奋力几下就觉得周身酸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