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一个目迷五色的菜场

那些日子,我为什么那么在乎别人的看法?

从小我就喜欢这种词句:“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以及我行我素、天马行空、独往独来、快意恩仇,格外看不惯瞻前顾后、患得患失的人,因为我深恨这样的自己。

——我其实非常在意别人的看法。

人微言轻。这句话说的是我对自己的态度。我一向自视甚低,几乎没有自我价值感(self-esteem)可言。因此,我一向轻视自己心中悄然蠢动的梦想的声音,甚至以此为耻,却又对别人仰之弥高,把他们的评价看得无比重要。

假如网络或尘世是一片喧嚣而辽阔的菜场,十余年中,我那么在乎别人的看法,在菜场中流连忘返,在一群菜贩面前委屈地辩解,奋力展现才华,渴望乌合之众的肯定与垂青,真是愚不可及。

事实上,菜场尽头,就是一条通向彼岸的路。颇有一些人匆匆穿过菜场,直奔彼岸的梦想而去。其间,必然会有小贩用妙趣横生的叫卖吸引他们的目光,或扯住他们的衣袖吐沫横飞地推销、赠送、免费品尝,有路人嘲笑他们步态滑稽,无意踩到他们的脚或被踩脚。他们一概无视之。俗世的娱乐、小利、否定、争执、误解,他们都视而不见。因为他们要尽快穿越这片目迷五色的集市,直奔梦想而去。

他们就是韩寒、老六、东东枪等人。我敬佩他们。

我也要穿过这片集市,直奔梦想。

现在回顾为他人评价而心碎的十余年,真觉恍然一梦。

我在红尘中蒙昧地游荡了三十年,当腰痛等疾病一并袭来的时候,才恍然惊觉青春已过却仍旧一事无成,可以想见,一生也很容易这样草草收场。仓皇之下,我只想在散场前紧紧抓住梦想,做一回自己生命的主角。与梦想无关的,都是浮云,都不必理会。

因此现在,在工作日戒网一年之后,我越发觉得网络多么遥远。喧嚣退去,我在远离菜场的地方找到了岁月无惊的桃花源。

偶尔在三联书店出版的《云南》一书中见到云南诗人于坚评价书店老板马力:“他做着梦想的事,因此每次见他,都是一副身在天堂的样子。”

又见到《读库》的当家老六说:做《读库》,有甜头,有盼头,干起来有劲头。这样庭院静好的日子,没有尽头。(大意)

也是身在天堂的样子。感人至深,读之潸然泪下。

含泪的另一个缘由是,我这一年似乎也这么美好。

我不需要在一千件事中逐一检视,浪掷数十年才丢弃我不需要的九百余件。在挑拣、犹疑、好奇、分心、流连忘返中,日影西斜,一生已经倏忽过了大半。

我只需要把一千件全部放在一旁,闭目沉思:此生我究竟想要什么?这样一想,发现我想要的不过三、四件而已。每个人一生的使命,无非寥寥几件甚至只一件事。

那么,其余的996件我再也无需去管。再也不需要取媚菜场中的乌合之众。不需要在潮流后亦步亦趋,唯恐out。通常,一个人越out,在他心之所属的领域内就会越in越专注,且行之愈远,钻之弥深。不需要在浩如烟海的选择中迷失方向。不需要关注那些虽然很好很好我却意兴索然的东西。更不需要为那些已然很坏很坏的东西黯然伤神。都是浮云。

过去我那些天问:

为什么我总在梦想与现实的两端徘徊,却总也无法弥合鸿沟呢?

为什么我忽而高踞梦想的云端,忽而深埋在现实的尘埃里,却再也无法飞起?

现在都已经有了答案,而且越来越清晰。因此,我虽然痛惜东隅已逝,但再看前路,只觉得前所未有的美好。

(戒网几近一年,感觉益发清澈明媚,特撰此文留念。)

5 条评论

  1. 有天我在围脖里写了句,最近总是答非所问。于是有位博友回了句,上网上多了吧~ 于是我就顿悟了。真的很有可能….

  2. 因为某些理不清的原因,豆瓣换了三次,四个帐号,每一个都加了我们都是拖延症组,组里的热贴都看过,战拖站也是自建立便知晓,却仍是一直拖到近来才开始按时间先后顺序认真阅读内容。从去年暑假开始看第一本The Now Habit,断断续续看了七本组里推荐的书,虽然也体会过当读到我从未意识到的问题时的惊诧、震撼、醍醐灌顶,不知道是不是看得时候抱得目的性太强,却从未被那段触到泪腺,今天看到横肉兄这句“偶尔在三联书店出版的《云南》一书中见到云南诗人于坚评价书店老板马力:“他做着梦想的事,因此每次见他,都是一副身在天堂的样子。”看到这里竟眼睛湿润险些落泪(in office),也许我之前读书心中怀有的期望和目的都不是我真正渴望得到答案的问题。
    多谢横肉兄的文章,触到我了:)

    • 当年让我打印出来,郑重贴在办公桌竖板上的文字啊。
      受益良多。
      “之前读书心中怀有的期望和目的都不是我真正渴望得到答案的问题。”
      要是轻松被你找到了,那还叫渴望得到的答案吗?

  3. 飞走的鱼

    可能每一个人心中都有答案,总要有人说出来,道明白,才能理得清,看得清,眼睛太花心要明!谢谢肉兄,受益了。想打印,too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