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依然活着

(原帖地址: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0923126/

“继续拖延、折衷和自我安慰式的权宜之计的时代已经接近尾声;取而代之,我们将开始生活于其后果之中。”

——温斯顿·丘吉尔爵士,1936.11.12

我们依然活着

从《时尚先生》上看到这句话,或者说是看到“拖延”这个关键词。内心里有种东西突然被勾起。

小组成立已近三年,距离08年底人数开始暴增的时候,也已一年有余。小组成员越来越多,无数病友在这里学习、交流、倾诉,并希冀着自己的救赎。但,我们尴尬地承认,目前为止,成功地治愈或控制住自己的拖延症状,很好地适应生活工作的病友,比例还不太多;重症患者中更是寥寥无几。

但与此同时,我发现的另一个现象是:尽管我们一直拖延,一直在备受煎熬,一直承受着拖延之累、之苦和无数次复发的肆虐,但大多数人都从没放弃过希望,从没放弃过努力和抗争。谁没有在熬夜的时候心想,明天开始再也不熬夜了;谁没有在deadline前最后一刻顶着压力攒出又一次奇迹或败绩的时候,发誓诅咒:以后早些开始,再也不拖延了?

是的,你可以说,这些没用,这些只是一时的决心,这些还是会以又一次拖延的循环而告终。但,结果姑且不论,希望,或许也是我们大部分病友的最后一样法宝。至少我们没那么容易放弃。

《黑客帝国2:重装上阵》中,莫斐斯的一番话仍然记忆犹新:
“现在,我站在这里,心中毫无惧意。 为什么? 是因为我们有着不同的信念吗?
“不是。
“我能无惧的站在这里,是因为我记得。我记得,我之所以能在这里,不是因为未来的胜利,而是因为我们过去的努力。
“我记得我们跟这些机器已经对抗了百年!我记得百年以来,他们不停地派军队来,企图把我们一举消灭。然而,经过了整整一个世纪的战争,我记得,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我们依然活着!”

至于我自己,我也是一位重症病友。拖延已经严重威胁到我的博士学业。我之前也曾读书、记笔记、列计划、找监督、做咨询,但成效都不大。也曾想过放弃,或尝试过不管不顾,幻想过自我恢复,但也未能如愿。不过,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我看到了一丝很明亮的希望之光。我的情况我会专贴写,如果我得到有价值的经验,一定会和所有病友分享。

有一系列的想法已经在我心里逐渐成形,这里先说第一个:请所有自己认为已经治愈或控制住症状的病友分享经验。请单独开帖,并在开贴后给我豆邮附上链接。经过简单确认(主要是检查是否对题)后,我会把符合条件的帖子编入小组导航帖,并置顶一段时间。

对与拖延症有关的读书笔记,我也会编写一个专门的导航帖。希望治好了的病友,和做过笔记的病友,多多与大家分享。

春天姗姗来迟,但这一次,让我们来点不一样的。

高地清风

2010.4.21


相关文章:

  • 战拖学园线上活动“战拖好声音”第四期4.22晚上与你不见不散
  • 战拖学园线上活动“战拖好声音”第三期4.8晚上与你不见不散
  • 战拖学园线上活动“战拖好声音”第二期4.1晚上与你不见不散
  • 战拖会线下咨询讨论会新鲜出炉!
  • 欢迎体验新版战拖学园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